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九回 魂归来兮~倩女幽魂在异界!
    “你们冷静点。快看那里!”真维指着那个鬼影说道。

     “怎、怎么了?”惊魂未定的圣代看向真维指的方向颤颤巍巍的问道。

     听到圣代这样回答,真维看向一旁小爱,得到的回应也是对方疑惑的摇头。

     “你们没有看到走廊最深处那个蓝色的人影吗?”真维再一次问道,听到真维这么说圣代的脸刷一下白得没有一丝血色。

     “师、师酱,我们还是快点离开这里吧!这里真的有鬼啊啊!”这一次圣代是真的快要哭出来了,拉扯着真维的斗篷说道。

     “恐怕不大可能了,我刚刚确认了那个门已经打不开了。”小爱再抛出一个重磅炸弹。

     圣代彻底凌乱了,一时间不知道如何言语,只是紧紧抱着真维的一侧,豆大的泪珠噼里啪啦的掉。就连小爱也挽住了真维的手,虽然不至于像圣代那样夸张,但也是面色铁青的别过头去。

     “要、要不,我们过去看看?”真维有些不确定的问道,被两个妹纸左右抱住的感觉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美好啊。老实说要不是真维身上还有着一些爆破道具,搞不好心里承受能力仅次于圣代的真维也要崩溃了。

     “我、我不知道。师酱去哪我就去哪……”圣代显然已经恐惧过头了,原本还颤颤巍巍的身体也变得有些僵硬起来。

     “我没有意见。”小爱断然回答道,坚决贯彻了哥哥去哪我就去哪的兄控核心主义精神。

     眼看其他俩人都没有意见,真维也是大着胆子向前走了,但是被两名妹纸拖着真维确实不好行动,尽管花了将近十分钟,三人走了却不到十几米路。

     “我说,你们能不能先放开我啊!这样实在没法行动啊!”真维实在受不了了,虽然左拥右抱确实是每一位绅士的梦想,但是在这种危急时刻,捆在一起就算鬼真来了那也是团灭的节奏啊。虽然真维并没有打算放弃任何一个人就是了。

     “不、不行。放开师酱的话,我肯定就走不动路了。”圣代还是有些自知之明的,要说三个人里最拖拉的非圣代莫属了,不过鉴于是女孩纸真维也不好说什么。

     至于小爱也是断然拒绝,毕竟万一出了啥意外,那也能保证最后一刻在哥哥身边,小爱自然不会在这一方面上妥协。

     “唉,那好吧。”真维无奈的叹了口气,继续以龟速向前挪动。不过就在这时,他也想起了什么,对一直抱着自己的圣代说:“对了,我的小精灵你应该拿着吧。”

     “啊?喔喔,带在身上呢。之前在救助所里还让那里的工作人员治疗了一下,现在已经完全恢复了。”圣代听到真维的问话,迟疑一会以后总算是回过神来,可能是注意力稍微转移的缘故,连带着说话语气也平缓了一些。

     “嗯,把它们给我吧。”真维点了点头道。

     随后圣代将背包里的几个精灵球找出来后递给了真维,拿到了久别重逢的小精灵真维显得更加有自信了,将其中一个精灵球里的小精灵放了出来。

     “出来吧,小妖!”真维放出了许久未出场的小妖,一出来时小妖有些好奇的看了看四周的环境,接着看见自己的训练家身边的俩个美少女,嘴里响起古怪的笑声。

     真维并没有理会小妖的恶作剧,只是有些无奈的道:“小妖,你去走廊的最深处看看有没有小精灵的存在。”

     小妖应了一声,飞也似的朝着走廊尽头奔去。很显然周围的阴森气氛并没有对小妖造成影响,倒不如说正好合适小妖活跃的地方也说不定呢。

     “对啊!为什么我没想到让小精灵出来保护我们呢?”圣代看见真维的做法,也是突然开了窍一样,赶紧拿出不知道放在哪里的精灵球丢了出去。

     “嘎拉嘎拉,麻烦你保护我们喽!”圣代放出了嘎拉嘎拉后兴奋的说道,比起之前六神无主的状态,现在有些恢复了原来的元气少女的感觉了。

     真维看到圣代那样也是一阵好笑,接着对一直挽着自己的小爱问道:“那小爱你呢?不打算使用自己的小精灵吗?”

     “呃……嗯。”小爱之前似乎并没有在听真维和圣代的对话,只是一直眼睛一直盯着不断远去的小妖,不知道在思索什么。回过神后也是拿出了一个精灵球,放出了自己的小精灵。

     “那、那是什么?”原本在小精灵学院号称学霸的圣代看到小爱放出的小精灵也不禁愣了神。

     “这是我的小精灵,是合众地方的水晶灯火灵。”小爱冷冷的应了一声后就没有再说话了,相比起因为小精灵稍微放松了一些心神的圣代早已放开了真维,小爱却是丝毫没有打算放开真维的意思。

     “诶——!原来小爱不是关东的人啊!”圣代却并没有注意到这一细节,只是惊奇的感叹道。

     “我应该算关东人,不过我的母亲是卡洛斯地区的人。”小爱淡淡的说了一句,但实际上她也没有胡说就是了。

     “这样啊!卡洛斯地区我也只是听说而已,不知道那里和关东有什么不同之处。”说着圣代还一脸期待的看向小爱。

     虽然脸上并没有多少神情变化,但小爱还是有些不耐烦的回答道:“我出生以后就一直呆在关都地方,这只水晶灯火灵也只是家人给我的烛光灵进化而来的。”

     提到家人的时候小爱眼里闪过一丝厉芒,不过听到小爱回答略显失望的圣代显然没有发现。

     “这、这样啊。”

     “我说啊。在你们闲聊的时候我们已经快要到了喔。”这时真维终于插进了一句话,虽然这看上去并不像女生之间的话题。

     “诶诶!”圣代这时候也反应了过来,没想到自己聊天不到一会居然已经到达了目的地了。

     这时候小妖也飘了回来,对真维摇摇头表示里面没有任何小精灵的存在。

     “辛苦了,先回来吧。”虽然真维嘴上这么说,不过却并没有让小妖回到球里,只是让它继续趴在了自己的头上。

     “师、师酱,你刚刚说的人影是不是你的错觉啊!”此时此刻之前那鬼魅的声音已经逐渐消失了,圣代也慢慢恢复了理智,突然对真维发问道。

     真维摇摇头说:“不可能。应该就在这里面,我们还是进去看看吧。”

     说着真维也不管其他人的意见,伸手就将门推开了。

     门开的那一瞬间,原本是封闭的密室竟吹出了一阵狂风,将原本就有些紧张的圣代吓得再一次惊呼出声,也差点就将真维的帽子再一次吹掉了。

     “那、那是?”一阵狂风过后,突然戛然而止,一瞬间整个走廊又恢复了平静,回过头望去之前亮起的疑似鬼火一样的亮光也消失不见了。

     小爱带着的水晶灯火灵也在这时刻充分的发挥了它的特性——照明!这一次真维等人并没有因为突然暗下来而再一次惊慌失措。

     只见在水晶灯火灵紫色的火光照耀下,房间里一列列的墓碑忽隐忽现,但是却有一样东西同时抓住了三人的目光。

     那就是在房间正中央的一幅画,画中有一位少女在风中亭亭玉立,希翼的目光仿佛从画中透射出来眺望远方,脸上淡淡的忧愁衬托出了其寂寞之中还抱有几分焦虑……

     “好美丽的少女啊!为什么却感觉很悲伤的样子?”圣代有些困惑的说道。

     而真维则是一直凝望着眼前的这幅画,画中的少女仿佛有一种无穷的魔力,内心无数次让人想要靠近她,想要拥抱她。一步两步一步两步,真维不由自主的朝着画所在的前台走去。

     “诶?师酱你怎么了?”圣代终于发现了真维的异常,连忙喊道。

     就连小爱也立刻反应过来紧紧拉住不断向前的真维的手,但却被真维那力大无穷的劲力险些被拖动而去。

     “不好,这里有什么奇怪的东西。”小爱终于确认了一直以来异常的感觉,连忙调动自身的特殊力量观察四周。

     “我在等你~我一直在等待你~我想见你~想要见你~”此时有些昏暗的房间里,又想起了那个充满幽怨的声音,比起之前断断续续的声音更加的清晰和哀怨……

     小爱这时眼中泛蓝的瞳孔扫视整个房间,直到再一次看向那幅画目光才停滞下来,惊呼道“是那幅画!那幅画里有不好的东西!”

     “什么?那之前的事情也是?”圣代听到小爱这么说,连忙也向那幅画看去,只见真维就要触碰那幅画了。

     “来不及了。水晶灯火灵,使用炼狱!”小爱连忙命令自己的小精灵朝自己指的方向攻击而去。

     猛烈的火焰从侧面朝着那副画狂袭而去,然而就在要接近那幅画不足五米处突然一道淡蓝的光幕亮起,将水晶灯火灵所释放的火焰尽数弹开熄灭。

     “怎么会这样?”圣代惊叫道。

     小爱见阻拦真维不成,销毁画也做不到连忙冲上前去准备拉住真维时。

     “别过去!”门外突然响了一声沧桑而又威严有力的声音,让小爱和圣代也不自觉的回过头去。

     只见门外有一道黑色的人影朝里屋走来,伴随着其脚步的还有清脆而空灵的铃铛声让人躁动的心灵也逐渐安逸了下来。

     走进里屋的是一个白眉老人,略有些消瘦的脸以及光头让他看上去仿佛一个苦行僧一般。只见他慈眉善目的看向真维等人,不动声色地摇晃着手中的银色铃铛。

     铃铛声回响房间的同时,真维也渐渐转醒过来,原本诡异的气氛轰然而散,就连之前那画前淡淡的光幕也崩裂成无数个光点迎风飘散。

     “我……我这是怎么了?”真维终于彻底清醒了过来,突然发现自己站在这幅画前,而脑中却毫无中间的记忆,连忙失声叫道。

     “师酱你恢复正常了?太好了!”圣代看见真维不再像刚刚那样的古怪,连忙喜极而泣抱住真维大叫道不放。

     “什么我恢复正常了?我不正常过?”真维对圣代的表现感到有些疑惑,随后又望了望在场的其他人,小爱的眼睛变得有些泛红,以及一个刚刚从未出现过的人。

     “你是谁?”真维大声问道,连带着圣代和小爱的目光也唰唰唰的望去。

     “我的名字你们也应该听过了,我就是富士老人。”那名和蔼的老者轻笑道。

     “你就是富士老人?”真维万万没想到眼前这看上去像是得道高僧一样的老人会是救助所的工作人员口中的研究者,继续问道:“那你一直在回忆之屋里?”

     “是的,准确点说是在地下研究室里。我是听到地上有奇怪的动静才特地过来看一看的,没想到真的出事了!”富士老人说话的同时,年迈却炯炯有神的眼睛一直注视着墙上的那幅画。

     “没错!要是我再晚点来就真要出事了!”突然房间一处地方一亮,一个燃烧的火球冒了出来。仔细一看竟是幽灵系小精灵中的鬼斯!

     “鬼、鬼斯居然在说话?!师、师酱?”圣代看见那只鬼斯冒出来,竟然还口吐人言立马吓了一跳,连忙看向真维失声叫道。

     “只不过是会说人类的话而已,就让你这么惊讶吗?小丫头!桀桀桀桀——!”鬼斯看见圣代大惊失色的样子,感觉很有趣的怪叫道。

     “你就是她的守护灵对吧?那么你是来带走这幅画的吧!”富士老人却一点也不吃惊,依旧不动声色的用平稳的语气对一只会说话的鬼斯说道。

     “你说的守护灵是什么我不知道。不过今天我要把这幅画带走,你们还有谁要阻拦我?”鬼斯怪叫道。

     “不,没有。你可以带走那幅画了。”富士老人只是轻松写意的一说,倒是让鬼斯的怪叫声戛然而止。

     眼看没有人要阻拦自己,鬼斯也不再多加停留,一簇簇鬼火熊熊燃烧后,砰的一下!鬼斯和画都消失在了众人面前。

     “你们应该有很多话想问我吧?先跟我过来吧。”富士老人见鬼斯离去后,对真维一行人微微一笑说道。随即转身缓缓走在前面,摆明了要真维他们跟上去的意思。

     真维奇怪的看了看圣代,又看了一眼小爱。几番眼神交流后,最终一致决定跟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