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十回 论世上最遥远的距离!
    之后真维一行人跟着富士老人来到了名为富士老人院的建筑后,富士老人对之前奇怪的事情绝口不提,而是先说了一个少女的故事……

     “呜哇~真是令人感动的故事啊!”三人中圣代最先听得热泪盈眶,感动得一塌糊涂。

     小爱反应则是比较小,只是听着眼神也不像之前那样冷冰冰的,反而有些柔和。

     至于真维,当然是没有多大感觉了。其一是因为故事中的主角是少女,真维无法产生代入感;其次就是当已经能把肥皂剧当吃饭中的配菜看的人听这种凄美爱情故事的时候也不过是一般般而已。

     富士老人说的故事也不算很生动,不过可能是之前都受过那幅画所带来的印象,反而听起来也算是惟妙惟肖了。故事内容大概就是:一个少女的爱人被带去打仗,少女等了许多年都没有等到他回来,最后传说长时间的等待让其变成了化石。其中渲染感人气氛的应该是暗示少女爱人已经战死的悲惨结局,以及少女无悔的等待才令人感动的吧。

     “呐,师酱我们打道馆顺便也去少女峡那里看看好不好?虽然我去过蓝普尔奇岛渡过假,但我还没有听说过那附近还有个这样的少女峡啊!”圣代突然转而对真维提议道。

     “那里的话,我记得既没有道馆也没有什么强大的训练家呢。”说话的出人意料的是之前一言不发的小爱,显然她并不赞同这个意见。在她的内心里所想的是哥哥的目标是参加联盟大赛,那么能不做多余的事情就不多做,虽然自己也对那里有些感兴趣就是了。

     “欸?可是那里有沙滩还有大海耶,可是很多游客的必备之旅喔!”圣代并没有注意到小爱已经站在同行者的立场上提意见了,只是一个劲的想劝说真维陪自己去。

     “圣代,你不会之前的那件事了吧。”真维对圣代使了个眼色,对方立刻了然。发现自己不小心戳到真维软肋的圣代,一下子又不知道该怎么说下去了。

     真维最到圣代有些失望的样子,心想反正距离联盟大赛开始的时间还早,顺便旅行一下的话应该也没什么。当然前提是自己不下水,以及那里的物价别太高就是了。

     “如果挑战完枯叶道馆后还有闲暇时间的话,我们再考虑一起去看看吧。”最后真维还是妥协了,圣代听真维这么一说,一扫之前的失落又喜笑颜开来。

     听到自己的哥哥都这么说了,小爱也不再说什么,只是想着去那里可以干点什么而已。

     “咳嗯?几位还想听下去吗?”看到自己说了个故事反而让几人自顾自的聊起天来,哪怕以富士老人的养气功夫也有些坐不住了,出声打断道。

     “呃……抱歉。请继续说吧!”真维率先道了歉,圣代也知道自己有些得意忘形了,不好意思地道歉道。

     “我说那个故事的原因,只是想让你们知道遭遇的是什么。现在还有什么疑问的吗?”

     “那么,请告诉我们遇到的是那个少女的鬼魂吗?”真维问出了关键的问题,这也是一直让众人有些困惑的事情。

     “很有可能是,但是我现在也没有办法证明。虽然带回那幅画的时候确实有抱着研究鬼魂的心态,不过我也并没有对此抱太大的希望。”对于真维率直的发问,富士老人面色平静的一一解释道。

     “那您为什么要研究鬼魂呢?我们之前在神奇宝贝救助所那里听说您应该是个神奇宝贝研究员吧,感觉您和我之前遇到的研究员不大一样呢。”圣代对待长者还是有些拘谨的,轻声细语的问道。

     “关于这个的话。我确实曾经是一个神奇宝贝研究员,不过你们可能不知道我所研究的是什么。”富士老人有些缅怀的说道。

     这时三人也将目光集中在了富士老人的脸上,只见他不动声色的说:“我曾经从事于研究一只传说中的小精灵,它的名字叫做梦幻。”

     “梦幻?!”真维万万没想到富士老人研究的竟然是与自己有过一面之缘的梦幻,动画里好像没讲过吧。不过梦幻和研究灵魂有什么关系啊?

     “是的。曾经有个研究员提出这个世界上所有的小精灵的基因都来自于梦幻,而我也曾经研究过这个命题。当时由于材料不足的原因,我们将梦幻遗留下来的一些基因拿出来与所有小精灵配对,但得出的结果都是有相符合的地方。”富士老人提到研究也有些激动的喋喋不休起来。

     “这、这样啊。那跟您现在所研究的又有什么关系。”看到仿佛燃烧起来的富士老人,圣代显得有些弱弱的问道。

     “当时我们配对的基因中还包含着幽灵系的小精灵。但是,众所周知的是幽灵系小精灵的存在形式和其他小精灵不大一样。”富士老人稍微冷静下来了,重新坐回位置说道。

     “也就是说你想知道幽灵系小精灵是怎么诞生的吗?”真维突然明白了对方的意思,接着问道。

     “嗯。所以我在前几天去见老朋友后回来的路上,在少女峡那里听说了这个故事。千辛万苦的才从少女神社那里借来了这幅画,没想到还引来了会说话的小精灵,当真是……”说道这里富士老人也有些回味,可能对于研究者来说未知的东西就是如此的充满着吸引力。

     “你之前好像说了‘守护灵’吧。”这时小爱也突然发问道。

     “嗯,确有此事。我之前在思索幽灵系小精灵诞生的时候,曾经想出过一个假设。假设幽灵系小精灵的诞生也许就像人类故事中的鬼魂一样的存在,由死去的小精灵诞生而来。”

     “这就是你呆在这个城镇的原因吗?”真维这时候也想起里,在联盟的势力范围里,研究员的地位还是挺高的,不至于住到像紫苑镇这样的乡下地方吧。当然也是有像大木博士那样的人就对了。

     “有一部分原因吧。我曾经的小精灵和女儿也曾在这里离开人世,所以我也对这里产生了一些独特的感情。”富士老人说到这里有些感伤的叹了口气。

     “这样啊。那能不能告诉我们研究的结果是什么?”真维不顾对方正在缅怀过去的心情,直言不讳的问道,显得还有些激动。

     毕竟在前世也是有唯物主义和唯心主义的对立,鬼魂一说一直得不到证明。不过在这个世界的话,还是很有可能存在的,毕竟真维就是个活生生的例子嘛。

     “这个的话。传说这个世界创立之初,有着三只传说中的小精灵诞生,分别代表了人类与小精灵之中的意志、知识与感情。如果非要说鬼魂可能是什么的话,我个人认为应该是感情所形成的执念,从而使意志无法被这个世界消除而诞生出了鬼魂。”富士老人没有因为真维的莽撞而生气,只是引用了一个传说来说明自己的见解。

     “诶?等一下。您的意思是说人类死去后可能会诞生鬼魂,而普通小精灵死去后可能会诞生幽灵系小精灵吗?”圣代忽然恍然大悟的问道。

     “你可能有些误解了。现在还没有实验能证明小精灵死去后会变成幽灵系小精灵,而且人死去也不一定就是鬼魂,也有可能是幽灵系小精灵。”富士老人对于圣代的理解方式有些不为赞同。

     “那那那就是说,有的幽灵系小精灵也许是死去的人类变化而成的喽?”圣代惊讶的问道。

     “不排除有这个可能。例如之前你们见到的鬼斯,我就怀疑可能是那个少女执念的化身,当然也有可能是少女爱人死后变化而成的。”富士老人以研究者谨慎的态度分析道。

     “不、不会这样吧!”圣代比之前更加夸张的样子叫道,脸上有些还有些不自然的样子。

     “怎么了吗?”真维好心的问了一句。

     “照刚刚那样的理论说的话,师酱的小妖,小爱的水晶灯火灵也有可能是人类死后变化而成的喽!不会感觉有点怪怪的吗?人类变成小精灵什么的。”圣代难以释怀的解释道。

     “这样啊!这个只是富士老人的假设而已,并还没有证实不是吗?更何况你不应该把人类和小精灵区分开来吧。也许在小精灵的眼中,我们人类也只是一种比较特殊的小精灵而已。”真维见圣代这样,耐心的安慰道。连带着小爱和富士老人也有些赞许的模样点了点头,毕竟这个世界上大部分人类和小精灵的关系还是很友好的。

     说起这个,真维就不禁想到前世的世界里,人类总是喜欢口头把自己称作为高等动物,却下意识一直把自己和动物区分开来的情况。不论那个时代个别人不如狗的现象,大部分情况下人类还是将自己摆在高于动物层面一等的态度。

     不过这个世界的小精灵比起那里的动物显然更加充满智慧,也更加拥有力量,不过好在性格都比较温良,才得以让现在这种和平共处的情况发生。所以真维也确实没有办法将小精灵看作是低等的生物,更没有办法将其纳入自己的菜单。

     就在真维深思的时候,富士老人同样也有些新的感悟,不禁感慨道:“你说得对。人类确实不应该把自己和小精灵的存在区分开来,也许正是因为这样梦幻的基因才……算了,不说了。你能拥有这份心情令我十分感动,我把这个送给你,希望你们以后都能保持这样的观念下去。”

     富士老人将之前大显神威的那个银色铃铛递给了真维。

     “这是那个……”小爱显然还是记得这个铃铛的妙处的,不禁叫出声来。

     “这个叫做安抚之铃,让小精灵携带的话可以提高与训练家的亲密度。之前我也是用这个来让魂之屋的异状驱散的。”富士老人有些珍之重之的解释道,可能由于富士老人对回忆之屋的理念不同,自身将其称之为了魂之屋。

     “这样吗?为什么这个铃铛能够驱散那些可能是鬼魂的东西呢?”真维将安抚之铃握在手心里问道,这玩意真维自然是知道的,不过却不曾想还有着驱鬼效果。

     “这方面的话我倒是能够解释得了。其一是因为这本是神奇宝贝塔的镇灵之物,据说有着让亡魂安息的功效;其次按照我的研究理念,可能是因为小精灵生性比较纯良,死去留下的灵魂也不会有什么巨大的执念,很可能是被那幅画中的执念所牵引而作乱的。这也就能说明为什么你们会遇到那幅画能够拥有那么奇特的力量的缘故了。”富士老人面色平静的说出了自己较为倾向的理解。

     之后得到解释的真维一行人与富士老人告别后回到了神奇宝贝中心,不过圣代还是有些愁眉苦脸的样子。

     “还是不能理解吗?”真维向饭桌对面的圣代关切的问道。

     “不,不是的。只不过听富士老人那么说,感觉有些悲伤。”圣代对真维的问候并没有往常那样充满活力的回应,只是自顾自的在想些什么。

     “悲伤?你是指故事?”真维感觉自己有些赶不上眼前少女的思维了,怎么又扯到故事去了。

     “不是啦。之前富士老人不是说人死后也有可能变成幽灵系小精灵吗?如果那个鬼斯恰巧就是少女爱人的灵魂所变化的。那少女和鬼斯不都太可怜了吗?”圣代说着有些感伤的擦了擦眼睛。

     “……”对此真维是一阵无语,搞了半天你是在纠结这个啊。

     对于这样的事情,真维在肥皂剧里面看得还是挺多的。对此他只能用一种文艺的句子来阐述这种情况了。那就是: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不是生与死。而是我就站在你面前,你却不知道我是你所等待的人。

     ……

     …………

     ………………

     在纠结了一夜后,次日清晨圣代终于又恢复了原来那副活泼向上的样子了。让本以为她还需要多纠结一会的真维不由感慨女人啊,真是说风就是雨,变脸比翻书还快啊。

     神奇宝贝中心前,圣代和真维再一次做好了出发的准备,下一个目标就是枯叶市了。

     这时一个少女向他们俩走了过来,可不就是真维还没认出来的妹妹爱莉吗,也就是他们口中的小爱了。

     “真决定和我们一起走。”真维笑了笑说道,其实他也感觉对方有和自己一起旅行的意愿,而昨晚小爱也确实向自己表达了这方面的意愿。对此真维自然还是很乐意的,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自己感觉眼前这个冷酷的少女有些亲切,不过这并不影响他认可这个同行伙伴的加入。

     毕竟,妹纸越多越好,才是旅行的王道啊!嗯,除了某些凶悍的妹纸以外。

     不过本着尊重他人意见的领袖作风,真维还是让小爱回去先考虑考虑。

     不过这对于小爱来说并没有任何意义,因为她知道眼前的这个人就是自己的哥哥,所以绝对不会放任他不管的。

     最后真维对小爱的加入表示欢迎,并早早的离开神奇宝贝中心,向着枯叶市进发去了。

     至于之后正午才来神奇宝贝中心寻找真维的牡丹,在发现他们三人居然都走了,竟然在神奇宝贝中心大发雷霆也连忙匆匆离开紫苑镇开始了新的旅行。显然这些真维他们是不可能知道了,不过命运总会让他们再相遇的。大概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