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3页 人作死就会死,话多必败是真理!
    不知可曾有人想过,人与动物之间最大的距离产生的原因在于哪里?

     不管别人是怎么想的,反正真维此时此刻认为非要说什么原因的话,那肯定是因为无法交流。

     诚然,这个世界的小精灵比一般的动物要聪明不少,甚至有时候会比人类还要聪明一些,不过这并不代表小精灵就具备了和人一样的智慧。

     最起码,真维就搞不懂此时明明知道自己全身穿着铠甲,却还义无反顾的撞着自己小腿的菊草叶到底是想怎样。虽说所有的撞击都被雾气给挡了下来,真维半点感觉也没有。

     “喂,我说,你到底是想表达什么啊。而且你这样撞难道不痛吗?”

     真维自己都有点看不下去了,明明是自己救了它好么?虽然看起来也不像是想恩将仇报的样子,但是这是想做什么啊。

     不过听到真维说话了以后,菊草叶似乎是确认了什么。随后抬起头对着真维叫了几声,随后转过身去小跑了起来。

     “什么鬼?这是要我跟上去的意思吗?”

     也不知道是为什么,真维这一次好像明白了菊草叶的意思。

     不过为什么它之前不干脆点呢?难道说是因为自己这个样子让它感觉不能信任嚒?

     嘛,算了,反正要完成任务也需要它才行。跟上去看看吧,或许能找到火箭队也说不定。

     真维此时也是迫切想要将火箭队驱逐出去,毕竟真维可没有忘记此行的目的。只要能找到那些东西,火箭队什么的……来日方长,放过也就放过了吧。

     只不过,其他人并不这么想。

     就在真维跟着菊草叶想看看能不能遭遇点敌人的时候,另一边的琉璃就率先遇到了对手,只不过和她想象的有些不大一样。

     她遇到的是残血满状态复活的君莎,此时她和她的小伙伴们正横在琉璃的面前。

     而这边的君莎的脸色比琉璃还黑,她原以为火箭队被暂时击退了,至少短时间内不会那么快出现才是,最起码也该有足够的时间让自己潜伏起来伺机而动才是。

     此时的君莎可算是精明了不少,原以为自己能玩割草无双,却发现自己的职业已经不适合这个版本了。于是迅速的转变了心态,反正能完成任务的君莎才是好君莎。虽然平时更喜欢用暴力来解决,但这并不代表着她缺少灵活变通的能力。

     “嘁,看来不得不战了。”

     君莎立刻做好了觉悟,警惕的盯着眼前这个面无表情的少女。她身上站着的是一只体型较大的阿利多斯,此时不知为何君莎却有点不好的预感。

     “若叶镇的君莎嚒,我们又见面了。不过我这一次的目标不是你,所以就让我们速战速决吧。”

     这时琉璃又笑了起来,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开始,她习惯了对着陌生人露出一丝微笑,除非在战斗时才会紧绷着表情。不过熟悉她的人都知道,她在笑的时候也意味着危机时刻会降临。

     “速战速决的话我很赞同,那么……只有你一个吗?我本以为你们火箭队的话,一定会用最卑鄙的方法来围攻才对。”

     君莎丝毫不理会微笑着口出狂言的琉璃,而是很冷静的试探着。

     依照她之前对火箭队中其中一员的了解,也就是她尚未知晓名字的敦。如果听到自己这么冷嘲热讽的话,一定会第一时间冲出来的才是。

     不过,并没有。君莎飞速扫了一遍周围,发现没有异样后就立刻又锁定了琉璃。谁也不知道她就在刚刚暗自松了一口气,随后又重新燃起了战意。

     只有一个人的话,绝对没问题的!

     君莎就是这么想着,源自于经验的力量使她充满自信。

     “原本的计划确实是这样的,只不过现在出现了比你更棘手的敌人。那么,已经知道了不少信息的君莎警官,是不是该开始那令人耳熟能详的话了。”

     一直在扯东扯西的琉璃忽然就正经了起来,好像完全忘记了刚刚说过的话一般,对着君莎就是一阵嘲讽。

     “可恶,别以为君莎家族的人都是白痴啊!卡蒂狗,我们上!”

     君莎突然就像被踩中了逆鳞一般炸毛了起来,这也是琉璃所想要的结果。

     据说在火箭队的内部里曾流传着一条消息,联盟的君莎最讨厌自己和地方上畏手畏脚的君莎混为一谈,尤其是拿那些几乎是没用的劝降对白来嘲讽她们,一定会有不可思议的效果。

     不管这到底是真是假,反正琉璃已经看到了结果了。

     “阿利多斯,使出毒针攻击!”

     “卡蒂狗,用火焰袭击冲锋!”

     阿利多斯飞速的射出了毒针,而卡蒂狗全身也缠绕上了火焰,袭来的毒针扑到火焰上瞬间便化为了灰烬。

     而与此同时的君莎也朝着琉璃冲了过去,所谓擒贼先擒王,只要将指挥的人打倒,那么被指使的小精灵无论再强也不足为惧。

     “哼,打算跟我近身战吗?好吧,我接受这个挑战。”

     琉璃此时双手摊开,略显宽大的袖子好似活了过来一般吐出了两把匕首。这是琉璃惯用的武器之一,此时架了起来摆出了迎击的姿势。

     “这一下是将军了!上吧,火球鼠!”

     就在琉璃拿出匕首准备迎击的时候,君莎的背后突然跳出了一只火球鼠,朝着琉璃冲了过去。

     这样的距离就不可能躲过了吧!

     君莎见到琉璃露出了惊讶的表情,瞬间信心倍增。老实说这还得多亏了君莎往年的经验,一般在火箭队中使用毒系,且攻击性不强的小精灵,往往都不擅长近身战。但是有一种显然是例外的,那就是以机动性为主的精英队员。

     从一开始君莎就注意到了,对方的气息时刻都保持着一种诡异的平稳状态,仿佛就像是和黑暗中融为一体般的感觉。这种人无疑是黑夜中的杀手,而却堂堂正正的站在自己的面前又算什么呢?

     凭借着强大的实力?不可能的。就算是小精灵再强也有着缺陷,在正面进攻下对方完全不可能胜过自己。那么除去对方是个逗比的可能性后,只会得出对方有足够的自信能够在自己攻过来之前迅速的逃脱。

     人在面对不可战胜的存在时会如何选择呢?除了主角这种挂逼以外,但凡还是个正常人,应该都会选择逃避吧。

     所以君莎让自己的卡蒂狗前去牵制阿利多斯,然后以自己的佯攻为诱饵来缩进与对方的距离,全都是为了这一刻。

     即使她明知这一击有可能会让火球鼠将对方给烧死,但是君莎不会心软。她们早已是舍弃了天真的战斗人员,不可能会在这种时刻犹豫。

     信心满满的君莎就差放声大笑了,不过在幻想着胜利来临的那一瞬间,意外发生了……

     “这、这是怎么一回事!”

     君莎忽然从胜利的预想中幻灭了,因为她发现此时自己已经动不了了。不仅如此,就连火球鼠也是一样,仿佛定格了一般停在了半空中。

     “真遗憾啊,就差一点了呢。”

     琉璃再一次挂上了那笑意莹然的表情,完全没有之前表现出的那一丝慌乱。

     她随意的将手中的匕首收了起来,就好像自己只是拿出来玩玩而已的态度。

     看着怒视自己的君莎,琉璃忽然生起了一丝戏耍对方的想法。

     要知道像影部这种地方的成员,基本上常年都是不需要说话的。嗯,与其说是不需要,倒不如说是不能吧。毕竟职业的特征就摆在那里,你们总不能在任务期间大喊大叫暴露自己的行踪吧。

     不过这显然都是有反效果的,至少琉璃就听说过很多影部的前辈在退休或者转移岗位后就变得特别喜好交流,或许她就是得了这所谓的后遗症吧。

     “你不会是真的以为我会特地跟你说一些有用的情报是因为我有十足的把握在这里解决掉你吧。恰恰相反呢,我是为了有十足的把握干掉你而废了这么多的话。从你在听我说话的那一刻起,你的结局就已经注定了。感受一下吧,是不是能够感觉得到,那种窒息一般的无力感,还有满腔的悲愤呢?”

     “这……难道是蛛丝吗?”

     君莎被琉璃这么一说,确实有一种热血上涌后的窒息感,只不过更多的是,她想不明白是为什么。

     “是也不是。如果我告诉你这个是阿利多斯的黏黏网呢?”

     “这不可能!”

     君莎立刻出口叫出声来,对于君莎的反应,琉璃似乎也一点也不意外。

     “你当然觉得不可能,君莎。你们从小的时候就接受了良好的教育,拥有常人更多的知识,同时也有获得更多实践经验的机会。但是……即使这样的你们为什么依旧无法根除我们火箭队呢?”

     “知识和经验的累加在让人提升能力的同时会形成名为常识的屏障。他们无时无刻不在阻碍着人们接受无法理解的现实。而我们,就是为了超越你们这些被常识所束缚的愚人而存在的。喔——生气了吗?但是没有用的,你是无法打倒我的,正如你们永远也无法打倒我们火箭队一样。”

     就在琉璃说到这里的时候,阿利多斯也突然把粘了一身蛛丝的卡蒂狗打包给丢到了琉璃的跟前。而这几乎是压倒了君莎最后一丝的希望。

     “你们的阴谋是不会得逞的!”

     “嗯,本来是不会得逞的。不过托了你的福,距离得逞又近了一步呢。看在这个的份上,告诉你一件好事吧,和你们这群享受着优异生活的家伙们不同,我的阿利多斯为了将丝的粘稠度和精细度接受了不少的实验和训练,所以也不知道为什么,就连普通的蛛丝都具有一些腐蚀性和毒素。如果你还有那只火球鼠再这样挣扎的话,蛛丝就会透过你们的皮肤将毒素也带到体内。”

     琉璃嘴上说着是好事,但却是没有一件事对正常人来说的好事。

     君莎的视线移到了正在试图用背后的火焰融化看不见的蛛丝的火球鼠,就像是为了印证琉璃的说法一样,火球鼠突然发出了凄厉的叫声。

     “真是不听话的小家伙呢,不过你要是出了什么事情的话,我也会很难办呢。阿利多斯,给它解毒。”

     在琉璃命令阿利多斯给火球鼠注射什么的时候,君莎也注意到了自己并没有中毒的反应。

     难道是之前的解毒剂效果还残留着?

     这要是在自己的小精灵还有战力的时候发生,君莎一定会感慨天无绝人之路。但是在这种局面下,就算是自己没有受到影响又有什么作用呢?

     就在君莎绝望着的时候,琉璃超她走了过来。

     “那么,轮到你了呢。不得不说你是一个不错的听众,让我不自觉中多说了好多话。反正你马上也要死了,也没什么影响。你真该庆幸现在我的时间也不多了,能够死在人类的手里比死在毒素下真是你的运气呢。那么,最后就请你就带着这些事情和遗憾下地狱去吧!”

     琉璃狞笑着喊道,一边又抽出那一只匕首朝着君莎的心脏处猛地刺了过去,不过刃尖还没有刺破皮肉,它的主人又将它收了回去。

     就在琉璃要来一次绝杀后,意外再一次升起,本能使她立刻避开了这个地方。而就在下一刻,一道道荆棘般的黑刺就从天而降,将这片地面破坏得乱七八糟。

     “咳咳咳,是谁?”

     君莎趁着混乱突起的那一瞬间,立刻暴起反抗。或许是托了黑刺的福,附近的蛛丝都被射了个粉碎,让君莎轻易的就挣脱了束缚。不过随即猛地吸入一口烟尘还是让她有些受不了,但是下意识的她就喊出声来。

     而另一边的琉璃却收起了玩味表情,眼神无比的严肃,甚至是带有着一丝恐惧。

     “嘁,偏偏是在这种时候。”

     虽然早已做好了遇敌的心理准备,琉璃还是忍不住有些紧张。要知道她接下来要面对的可是堪比怪物的存在,至于君莎……事已至此,能不能活命还是未知数呢,谁还有空管她。

     黑雾中一个人影若隐若现,而滚动的黑雾也无时无刻不在昭示着,他来了。

     君莎不知道眼前的存在究竟是敌是友,甚至究竟算得上人类也还不清楚。但是她能感受到本能的恐惧,还有那不祥的预感。

     而就在下一刻,黑刺突然与她擦肩而过,仿佛就像是死神掠过一般。君莎下意识的一回头,只见原本被束缚着卡蒂狗的蛛丝也已经消失殆尽。

     “快走,不要来碍事!你应该还有你要做的事情吧。”

     —————————————————————————————————————

     冒了个泡,花了三天的时间,我终于调整回了状态。这三天,玩也玩得差不多了,病也差不多病够了,是时候更新了。

     嘛,首先按照惯例,恭喜逃亡二次元获得上个月的第一粉丝,嗯,还有被悬空着的,可悲的第一评论员。居然是空的,简直惨到不能再惨。

     曾经呢,我也以为,只要努力的话一切都能做得到。事实上,这是骗人的。为什么呢?因为咱双更明明点击更低了好吗?于是,我还是不作死了,老老实实的单更吧。

     单更赛高,就是这样!

     另外说说现在的情况吧,这段剧情呢……大概还要再写个两到三章吧。毕竟暑假时间算是宽裕了那么一点点,让我有了比较多的构思时间,所以十三章搞定若叶镇果然还是只能想想了。不过好像也没什么关系,之前也有人认为我第一卷写得短了些,虽然我感觉一点也不短就是了。

     很遗憾的告诉大家,这段剧情跟整个第二卷比起来,连冰山一角都算不上。所以仍在坚持本书的有爱书友们,请做好与第二卷长期作战的准备吧。

     另,咱的书评区来了个名字相当中二的书友留评呢。虽说很遗憾第一条猜测是错误的,我不会写那么平淡的剧情撒。另外第二条我实在看不懂,果然还是装作没看见好了。不过,居然有人第一次玩的口袋妖怪是白金版,我还真是惊讶呢QUQ。

     就是这样,就算出意外,与各位也是明天见了!

     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