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2页 无论哪里的反派总是帅不过三秒!
    “撤退!为什么?这是谁的决定?”

     煌不顾形象的大喊着,原本就因为计划出现了意外而极端不满的他,听到这个消息简直犹如晴天霹雳。

     敦在一旁静静的看着他那显得有些歇斯底里的表情,幻想着等这次任务告吹后就可以不用和眼前这家伙组队了而暗自有些爽快。至于任务失败的记录,他完全没有放在心上,反正最多只是升职变慢,待遇降低而已。更何况遇到的是那种程度的对手,能把命带回去就已经很庆幸了。

     敦是如此想着,不过煌显然没有这么乐观,本身就是完美主义者的他,眼里完全容不下失败二字,至少他开始执行外务以来,还没有失败的记录。在某些时候,强迫症总是会出现难以置信的执着。

     “这是我的决定。”

     琉璃理所当然的应下了,她处于的位置不同,完全不会因为煌的强迫症有丝毫犹豫。

     “这可是博士亲自下达的任务,其中肯定牵扯着很多重要的实验,就这样放弃的话……无论如何都必须要给我一个理由,否则作为团队策划的我绝对不会同意这样的命令。”

     本来煌打算以博士的名义施压迫使琉璃放弃这个决定,但是话说到一半,看着琉璃和煌那般云淡风轻的态度,他就知道自己无法用这样的方式来说服这群战斗狂。

     自古以来,文武相轻。作为以战斗为主的煌和琉璃,实际上并没有感到多少压力。毕竟这并不能影响到他们的升迁和生命,最多只是让之后的任务变得更加危险一点罢了。

     “遇到了意料之外的敌人,凭我们现在的实力基本上没有办法完成任务。就是这么简单,如果你不满的话可以之后向博士投诉,但是在那之前,你必须听从我这个队长的命令。”

     “只是实力上的差距的话。只要我们三人一起合力,再用点另类的方式,总会有办法的不是吗?”

     煌对于琉璃的答复十分的不满,无法完成是什么意思?这句话从来没有出现在他的脑海里。

     “不仅煌输了,我也没有办法胜过他。对方的行踪不定,甚至没有使用小精灵,仅仅只是用不知名的装备或者能力就轻易地将煌这样的战斗人员打倒。你真的认为这是只用点小聪明就能解决的对手吗?更何况还有一个负伤隐藏起来的君莎,而我们却必须将一只小精灵随时看管着,你真的认为这样的情况,我们还有胜算吗?”

     像是为了粉碎煌最后的一丝侥幸,琉璃将情况一件件的分析了起来。

     “可、可是……”

     煌还想争辩点什么,甚至想说句:组织不可能发布无法完成的任务!这样装逼的话,不过此时的他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是啊,这样的情况,又还能做点什么呢?

     煌虽然此时显得很固执,但他并不愚蠢。作为计划的策划人,他必须熟悉每一个关节,所以他知道的情报比敦多得多。甚至从一开始他就知道自己的这个队长原先是干什么的,所以他才毫不犹豫的凑上去抱大腿,不然一般情况下,还是傻大个的敦更好利用一些。

     “既然没有其他想说的了,那就这么定了。煌,我命令你立刻向赶往若叶镇接头的小组原路返回,而我会再去第一层侦查一下,只有我一个人的话,就算是遇到之前的那种情况,也有把握逃脱。”

     嘴上是这么说,其实她已经做好遇上对手的准备了,甚至于她打算利用自己当诱饵,将那个不知名的对手引得越远越好。

     “唔……是。”

     煌最终还是应下了,虽然很不甘心,但是他也确实没有回天之策。

     “那么接下来……”

     “稍等一下队长,我有点疑惑。”

     就在琉璃打算接着说下个行动指令的时候,敦突然出声打断了她。

     “还有什么问题?”

     琉璃有些不悦,现在的情况已经很紧急了。如果此时她听到敦问一些白痴问题的话,她想自己应该忍不住给他那要死不活的狼狈样子补上一刀。

     “之前队长也说了那人有不知名的装备或者能力了吧,难道说队长对那个家伙已经隐隐有所猜测了。”

     所幸这一次敦没有作死,而是一反常态的问了一个挺关键的问题。以至于刚刚光顾着纠结而没有注意到这个细节的煌也竖起了耳朵来。

     琉璃看了一眼敦,以及旁边看似在发着讯息,实际上注意力一点也没有转移的样子。她轻轻的叹了一口气。

     “还记得前不久组织在关东地方的某次重大失败吗?”

     “队长指的难道是那场在华蓝市的大规模任务?”

     本来还只是碍于面子偷听的煌此时也坐不住了,很是惊讶的就叫出了声来。

     “没错,就是那个。那场战斗损失了三个大队,虽然算不上什么精英的队伍,但是就连任务也失败了。带队的队长也是两死一失踪,这在我们火箭队成立这么久以来,也是极少出现的状况。”

     其实琉璃还是说得比较轻了,那么重的损伤其实完全可以算得上史无前例。虽然损失的队员没多少是精英,但是配备的装备和武器也是一大票的开销。

     不过这倒也不是说那次的失败就对火箭队造成了巨大的伤害,只不过是因为大部分情况下,火箭队与联盟直接对抗基本都是由少部分人的局部对碰,像那种大队级的团战实际上少之又少。

     此时的敦经琉璃这么一说,也回想起了是有那么一个人。在特战部中曾经也有提到过务必要小心一个奇怪的铠甲男子,遇到后能战也要拉开距离,不能战斗就立刻逃跑。这样的嘱咐,不过当时的敦并没有太在意。

     但是当时还在当文员工作的煌可不一样,甚至于他了解得比一般的队员还要多一些。

     据说利用了未现世的科技能够免疫某些小精灵的技能,当然这只是内部情报机构的猜测。而摆在文案上的判定却是,曾用一只小精灵就能与联盟的大审查官战得不分胜负。与此同时还能在一瞬间将数十个经过武装的火箭队徒手打倒,随时出现的炸弹烟雾弹,能够在空中飞行逃脱,甚至于造成大多数火箭队损失的也是他设下的陷阱。

     似乎与火箭队有不解的仇怨,行为肆无忌惮,行踪诡异无常。这是一个只要还有点常识的人都不愿意遇上的恐怖对手,煌自然也一样。

     “我了解了。请队长下达之后的行动指令吧!”

     想通了关节后,煌自然没有了之前的固执。原本精明的眼神又重新出现,此时的他正在等待琉璃的命令。不过至于到底是为了消除之前顶撞队长的不良影响,还是真的一点就透的好手下就不得而知了。

     不过琉璃并没有多余的关注煌的变化,倒不如说……她此时更在意的是如何将更多的战果带回去。

     就在万分头疼的时刻,她突然灵光一闪。

     “对了,在这个主控制室应该有着储蓄电源的地方吧。”

     虽然没有针对谁在说话,不过听这个话头就知道这是在问煌了。

     煌一听琉璃问话了,立马正色了起来,要知道这个时候可是好同志努力表现的时刻了。

     “是的,这个主控制室有着比起整个处理厂都毫不逊色的电力。”

     “我要求你在三十分钟内将这个这个主控制室炸毁,并且将多余的电力疏导至上层的机器来引发爆炸!”

     琉璃一脸淡定的说,完全没有为她这个丧心病狂的想法有丝毫的动容。

     “什么?队长打算炸了这个处理厂?这可是……”

     “从刚刚到现在都快烦死了,煌。不要以为别人什么都不知道,炸毁这个处理厂的代价队长应该比我们更清楚,但是若能够争取足够的时间,甚至有可能将我们的敌人都埋葬在这里,应该没有人会有异议的。”

     这一次说话的是敦,他早就迫不及待准备赶紧离开这个鬼地方了。而煌却在那边质疑来质疑去,好像把所有人当傻瓜一样的罗里吧嗦,这让他十分的不满。

     不过这一次的煌却没有理会敦,更没有置气。而是飞快的开始计算起了得失来,假设炸毁了这个处理厂,那么也就意味着其他两只任务目标一定会葬身在这里,那样的话这一次的任务确实没有丝毫的转机。

     但这仅仅只是一个开始而已,实际上他们能以这个处理厂为据点的理由无他,这本来就是由火箭队投资建设的,虽然中间隔了很多层皮,但归根究底还是火箭队的财产。而更加重要的是,这个名为垃圾处理厂,实为发电站的地方,其电力是为了稳定一项关东乃至城都的重要工程,一旦失去了这座发电站,不仅若叶镇会受到影响,甚至还会使组织失去一个控制那项工程的好时机。

     不过再回头一想的话,煌也有些释然了。诚然,这个代价若是以原先的任务来算的话,那么所承受的代价显然超出了太多。但若是能在这场战斗中将一个潜在的敌人,甚至于已经对火箭队造成了大量伤亡的敌人给消灭掉。想必就算是没有升职加薪,甚至当上干部。最起码也能免去问责,以及被组织中的大人物所关注,那样所带来的好处也是极好的。

     当然,这还有一个最大的前提。队长琉璃会为这个决定负责的,自己只要好好执行就行了。只要不做死跑去汇报损失报告,那么被怒杀的倒霉事儿估计也落不到自己的头上。至于琉璃会怎样?那就不在他的考虑范围内了。虽说巴结是巴结,抱大腿也很明显,但归根究底还是因为有利于自己,如果会拖自己后腿的话,煌绝对毫不犹豫的一脚踢开。

     “好吧,我没有其他意见了。”

     这么一想后,煌立刻老实了下来,也不再去作死挑什么毛病了,打算乖乖做一个听众。

     “那么,在做好一切准备前,我会先去和敌人周旋,而敦负责将小锯鳄带出处理厂。煌则带上重要的东西和有用的武器,设置好爆炸时间后立即逃脱。没有问题的话,我们将在处理厂外集合,还有这个……”

     琉璃将一把钥匙丢给了煌,那是一把由特殊金属制成的车钥匙。

     “这个是解除限制模式的钥匙,由你来保管。就算爆炸没能炸死对手,也能以最快的速度逃脱这里。那么现在开始,各自开始行动!”

     “了解!”X2

     敦和煌异口同声的喊道,不过两人的心情都不大一样。

     敦的话实际上有些不满琉璃的行为,将那种东西交给煌,摆明了是想告诫先逃出来的他不要妄图抛下煌一个人先跑。毕竟他自己也无法想象万一被那个家伙察觉后自己能否依靠那辆车逃出生天。

     毕竟那只是一架试制品,否则真正的反重力汽车怎么可能会被菊草叶给追上,虽说那只菊草叶确实有些特别就是了。

     至于煌的话,他倒是颇有一种大腿抱对了的感觉。手里握着这把钥匙颇有种被重视的感觉,甚至还幻想着能够把小锯鳄一起带走,然后丢下敦跑了最好。当然队长也不能忘,这倒也不是因为什么恩情,只不过万一失败了也有个背锅的,赢了还能获得一个引荐自己的上级,何乐而不为呢。

     琉璃并没有去注意煌和敦之间那基情四射的火花,而是一个人整装待发的走出了主控制室。

     作为队长,她已经背负了许多。将最危险的任务扛在了身上,同时也为了小队的生存而竭尽全力了。

     当然,她并没有就此以身殉职的想法。不然她也不会在那时候将钥匙拿出来了,那时候所说的话,与其说是计划,倒不如说是某种暗示。让他们感觉那个钥匙很重要,不过实际上……那个模式下,真正能够操控得车子了的人,也只有她一个人罢了。

     当然,这些事情对于敦和煌来说还并不知情。

     或许……他们也永远不会知道了吧!

     —————————————————————————————————————

     为了证明我还活着,还是先发一下生存报告吧。

     嗯,首先关于考试,本人已不负众望的……全挂。请各位不必挂恋,我没有就这样影响到码字的动力,真的。

     另外不得不提的是,我似乎又给反派上章节了啊。真是……我果然还是喜欢反派一点啊!怎么办,三观不正的我求治疗撒~

     最后,或许是放假的缘故,本书的成绩有所回升,让我颇为欣慰,甚至有种或许能就这样回到曾经的巅峰状态的感觉。还望各位不吝支持,顺便来些感想的书评吧!

     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