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1页 这是个需要看脸才能活着的人生!
    一片漆黑中,狭小的空间使人呼吸不自居的变得急促起来。

     此时的琉璃正在处理厂的通风管道中艰难的行走着,不过虽说是很艰难,但主要还是依靠了阿利多斯的力量才得以在这种地方迅速移动。

     阿利多斯用丝线将琉璃固定在身上,在通风管道这种狭隘的地方以极快的速度爬行着。这并不是琉璃第一次这么做了,实际上对于她原来的部门中,这仅仅只是基本功罢了,甚至于有些时候需要阴暗的地方待上数天等待目标也并非没有尝试过。

     只不过此时的她还是感觉很压抑,并不只是身后被阿利多斯捆成粽子一般的敦在地上拖行着,导致阿利多斯的一路颠簸着,让她很不舒服。

     实际上在刚刚敦与真维进行对战的时候,她在中途就已经到达了那里,只不过谨慎的她决定先隐藏起来,找出最恰当的时机进行最后一击。事实也证明,她的这个选择是正确的,只不过可笑的是,这并不是为了取得胜利,反而只是为了逃得一命。

     对方的能力很奇特,与其说是人类,琉璃更希望那只是个小精灵。毕竟小精灵的智商还不足以跟有足够战术训练的人比技巧,但是遗憾的是……对方明显是个有理智且奇怪的人。同时对火箭队似乎也有着一定的恶意,这当真是一个巨大的噩耗。

     通道渐渐不是那么的暗了,琉璃闻到了一股还算清新的空气。依靠她自己的记忆,这里已经是差不多到达了最下层的位置了,也就是距离主控室最近的地方了。

     不过,真是讽刺呢。原本记下这些路线是打算在与敌人交战时,预防被敌人躲藏而确定的路线,时至今日据点被一个不知名的人给扫荡了,而自己却在本该是追击战用的通道里带着属下逃命。

     不久过后,最下层的某处地方传来了‘砰砰’的敲击声,一个通风道突然爆了开来。而从里面出现了一个人一个小精灵以及……一个茧。

     “出来吧,敦。你应该还有意识的吧。”

     琉璃对着白茧淡淡的说着,而敦似乎也并没有让她失望。

     即使被从通风道挤压着踢下去,落在地上时也没有丝毫的动静,仿佛就像死了一样。直到琉璃说话以后,那个茧也开始鼓动了起来。

     “呼,终于从这个鬼地方出来了。”

     暴力的将无数层丝堆叠起来的茧从内部撕裂开后,敦呼吸到空气的第一刻发出了这样的感慨。

     “想出来的话,随时都可以出来的吧。”

     “队长不也是从头到尾一声也没吭,甚至连联络仪都没有使用嚒。”

     逃出生天的敦似乎变得开朗了许多,倒也不是在必死的瞬间觉悟了什么。只不过是单纯从死亡边缘逃脱后,有种迫不及待的想和活人说说话罢了。

     “既然知道的话就注意一点声音,虽然可能性不大,但是那个家伙或许就在这附近。”

     没有敦那么乐观的想法,对于琉璃来说,安全和效率是第一位,只有活着才能在战斗中发挥出更多的价值。

     “是是,确实我不怎么想要在短时间内碰到那个疯子了,起码在获得新的武器之前。”

     敦这一回很干脆的就应下了,倒也不是因为琉璃刚刚救了他一命,只不过是这一次他已经收起了轻视的想法。

     在火箭队这个纪律森严的组织里,想要获得上位的机会,只有发挥出足够的价值。实际上敦一直以来都有些轻视自己的队友,尤其是眼镜男,在他眼里更是只能靠嘴巴混日子的家伙。至于琉璃的话,虽然他勉强承认她是队长,不过实际上他并不认为琉璃有着多么强大的战力,不然也不会有这样的组合了。

     不过他还是太小看了对方,起码他现在不敢再小看琉璃了。火箭队中,以战斗为主的并非只有一个部门,如果说特战部是火箭队中的猛兽的话,那么影部就是火箭队中的毒蛇。甚至有传闻,在单对单的情况下,特战部有极大的概率败给影部。

     只不过好在影部的人都较为稀少,毕竟并非人人都能当得起精英的火箭队员。所以一直以来还是特战部的名声比较响一些,甚至于与火箭队敌对的联盟也鲜有知道影部的存在。

     总而言之,敦已经不敢再把这个队长当做非战斗系的成员来看了,自然也恭敬了不少。

     “时间不多了,我们必须马上和煌汇合。”

     琉璃并没有在意敦的变化,实际上她现在更加担忧的是煌会不会出了什么问题。

     “难道队长决定要撤退吗?”

     “没错,我已经让煌离开主控制室了,希望他现在还没有动身,否则撞见下层的那个家伙就糟糕了。”

     这时琉璃也突然想起来自己命令煌离开控制室了,现在的位置也不大明确。所以她拿出联络仪准备先通知一下。

     “是嚒,煌碰上的话,估计现在已经联络不上了吧。”

     敦讪讪的笑了几声,脑子里也不由在想煌可能遭遇的情景。老实说,那副场面绝对会让他笑得肚子疼。

     不过就在这时,这个隐秘的房间突然响起了敲门……或许说砸门更加恰当一些吧。

     琉璃反应迅速的朝敦看了一眼,而对方也似乎想到了一块去,相视一眼后立刻拿出了自己的精灵球,摆出了随时战斗的架势来。

     “里面的人是谁,立刻回答我!”

     不过,这一次并非是他们所想象的敌人,而是更加熟悉的声音,也就是自己的另一个队友——煌!

     “你去开门!”

     琉璃冷声下了命令,而自己则是让阿利多斯带着爬到了墙上。

     敦当然知道琉璃的意思,实际上敦也不是没有听说过,或许门外传来伙伴的声音,实际上是敌人假装或者早已挟持着的队友,一旦开门的话,得到‘开门杀’的成就业并非没有可能。

     至于为什么让自己上,敦也只能苦笑一声,自己的小精灵已经残了两只,只剩下一只大嘴蝠能勉强战斗了,如果说辅助一下的话还算可以,但是再继续战斗显然是不大靠谱了。而自己显然也比琉璃更加强壮一些……简称就是皮糙奈操,此时的自己也只能为了革命献身了。

     但愿自己开门一瞬间遇到危机的话,队长会有那个机会救自己一把吧。

     敦如此祈愿着,将手搭在了紧锁着的门把上,呼吸逐渐凝重了起来。

     ……

     …………

     ………………

     此时我们的君莎警官十分的忧郁,空前的忧郁。倒不是因为作为铁胆英雄闯入敌营的她居然长达整整两个篇幅没有出现,而是因为她居然被困在了小小的房间里。

     本是为了随时突击而让它待在自己背后的火球鼠,没想到在最后一刻救了自己一命。

     当时的君莎自嘲着,无力的倚靠在反锁的门板后。

     神经毒素使她的血液沸腾着,但是身体却感到相反的凉意,一次次热血上涌的感觉让她精神恍惚着,热汗大把大把的淌了下来。

     她感到无比的痛苦,意识萎靡的像是用上了全部的力量,解开自己的衣服。此时她的左肩甚至大半个后背都被一个紫色的像是纹身一般的东西占据着。她知道这是刚刚在剧烈运动和逃命时心跳加速的缘故,导致的毒素的扩散。

     不过她并没有放弃希望,要说为什么的话……她从自己的口袋里掏出了一剂注射用的解毒剂,她还记得……这是她在某一次执行任务后没有上交的补给药品,因为制作难度很高,所以在任务中很少有发配。

     用一只手将针管的封蜡给碾了个粉碎,随后也不管插没插到血管,总之一把插向了左臂,随后原本急剧扩散的毒素突然清晰可见的暗淡了下来。一步步的收缩着自己的范围,总给人一种这样下去就能安然无事了的错觉。

     不过就在这时,门外突然传来了敦的叫唤声,为了引她出来,甚至连威胁的话语使了出来。

     那个卑鄙小人!

     当时她就是这么想的,虽然在真正的对战中,无论用什么方法都不值一提,不过能够理解和能够认同那完全是两回事。

     听到了敦那挑衅的叫喊,她不只一次想要冲出去干他个爽。可是胸口一阵阵的刺痛告诉她不能意气用事,虽然此时的毒正在逐渐的消散,但是为此心脏付出的代价使她无法剧烈的动弹,甚至连过度的思考都会加剧这个过程。

     如果……如果再多一点时间的话……

     这样的想法渐渐的,随着君莎的意识恍惚中变成了另一个愿望,和她完全不相符的愿望。

     她似乎做了一个梦……梦里有个人在危急时刻,毅然的站出身来将敦打倒,并且拯救了她。

     多么无力的愿望,多么奢求的梦啊。

     使她幻灭的无他,而是一阵剧烈的爆炸声。不,与其说是爆炸,倒不如说从刚刚就隐隐传来了奇怪的声音,墙体碎裂的声音,细小的……似乎是有人在对话的声音。以及,使她从意识恍惚的状态中震醒的冲击声。

     当一切回归安静后,她感觉得到……外面的人似乎都已经离开了。

     刚刚发生了战斗?或者是有其他人闯进了这里。友方吗?难道还是内讧?

     她不知道,也没有办法知道。她只知道她必须立刻从这里出去,她还有未尽的职责要履行。

     也就是这个时候,她发现她神奇的出不去了!

     或许是刚刚的爆炸,使门锁的某个零件卡壳,亦或着是干脆整个碎掉了也说不定。

     那不知道是用什么金属制成的大门,厚重得连她的拳头打下去也默不作声,仿佛在嘲笑她的无力一般。

     这时候有两个选择在等待着她,第一个就是让尚有一丝余力的卡蒂狗将门撞开,这个实施性倒是挺大的。不过考虑到门的厚重程度,很有可能在突破的一瞬间,卡蒂狗也会短暂的失去战力了。

     相比之下,第二个方案或许更加靠谱一点,那就是……把这个和门比起来似乎更加脆弱的墙体给破坏掉,经过刚刚的震荡,君莎完全有理由相信这里的墙体不说有结构性的破坏,起码结实程度大不如前了,想要强行出去的话还是有可能的。

     只不过君莎不想把一切的成功赌在外面并没有敌人的前提下,一旦这个墙体遭到破坏,闹出来的动静,只要在这附近还有一个敌人,那么麻烦必定接踵而至。

     当然,也不是没有第三个选择就是了。不过,只要但凡还有点自尊心的君莎,就绝对不会选择,所以第一时间就被君莎给排除掉了。

     真是可恶啊,如果这个门没有坏掉就好了。

     这样抱怨着,君莎击打着这个碍事的大门。时间逼迫她做出选择,到底该如何是好?

     不过就在这一刻,好像老天跟她开了个玩笑一般。在最后重重的一拳下,一个清脆的金属声响了一下。

     敏锐的君莎当然就注意到了,她就像是一个买了彩票的赌民一样,手颤抖着再一次握住了门锁,此时的她认为自己或许再多洗一把脸比较好。

     ‘咔咔咔’的转动声,此时竟然如此的清脆,就在那‘滴答’声响起的那一刻!

     球进啦……哦不,是门开啦!

     君莎前所未有的激动,仿佛就像真的中了奖一样。

     人生是多么的奇怪、多么变幻无常啊,极细小的一件事可以败坏你,也可以成全你。

     不过现在可不是感慨人生的时候,因为还有自己不得不去做的事情等着自己呢。

     君莎没有就这样傻乎乎的就冲出去,而是慢慢地……慢慢地掀开了一条缝。

     虽然从动静上看,外面应该是不会有敌人就是了。不过君莎就是这样,无比的小心想要做好一切准备。

     终于,确认了能在正常视线中没有敌人后,君莎大胆的打开了门,并且指使着火球鼠和卡蒂狗立刻朝着外面两边准备攻击。

     不过这一次倒是她想多了,因为这一次确实没有任何人在这里。

     当君莎确认了没有敌人后,才开始注意到这糟糕的残局。

     没有亲眼见证过的战斗,仅仅只是看了一眼留下来的痕迹,就是无比的触目惊心!

     —————————————————————————————————————

     说好的本周更新……总感觉,自己要食言了呢。这个趋势发展下去,好像还可以多写几章呢。还真是伤脑筋啊,不过这时候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嗯,老实说本不该如此晚更才是……只不过由于遭到了学习强烈轰击的我,回到家就昏昏沉沉的了。吃完饭决定去小睡一会……嗯,真的是小睡,只不过醒来的时间比我预想的晚了将近一个小时。

     另外一提,卧槽五天的觉者你的票夹限制为毛到达了七了,我好像一直都没有增长过啊,也未曾见到有啥能提升票夹限制的任务啊。真是奇了个怪啊!

     最后,又到月底了呢。就没有人发些评论和感想啥的吗?再没人加精,下个月的第一评论员就要向我招手了喂。至于第一粉丝,大概是逃往二次元或者夜幕降临两位决出吧!总而言之,提前预祝你们的上榜。

     并且,本人待考中,求祝福求助攻!至于剩下两更,目测在三十号补齐,嗯,千万不要小看我不想加倍补更的决心。

     就是这样,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