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零六回 等等,好像有哪里不对劲儿!
    次日,坐在躺着小爱的双人床;上,望着窗外阳光灿烂的景色,听着即使石英运动场那隔着好远仍让人感到震耳欲聋的机动声,真维不禁有些滞然了。

     好吧,其实只是有些晃不过神罢了,毕竟自己一个人睡起床发现变成两人一起和两人一起睡的差别是相当大的,区别就在于……后者明显心理压力更甚。总而言之,经过了昨天大半天的对战后,真维成功杀进了决赛,只不过此时的SAN值应该已经下降到了十分糟糕的地步了。

     虽说此时的真维思维能力接近半残状态,不过可喜可贺的是……今天并不进行总决赛。为什么要这么说呢?很明显之前那噪杂的声音是在进行石英运动场的整修。

     据说石英大会举办这么多年来,从未发生过这么大规模的破坏。先是前天被炸弹炸了个稀巴烂,勉强修好以后第二天就被人拆得连地皮都坏掉了,估计要不是这是历史悠久的比赛场所了,联盟选择重新建一个也许会更加方便。

     总而言之,各种情况混杂在一起后,造成了不得不暂停比赛的局面。不过,这对于真维来说还是一个不错的决定,起码以目前他的状态,要他上场的话,不被打出翔来已经很不错了。

     所以在这个阳光明媚的日子里,真维一点也没有出去呼吸一下充满新意和灰尘的空气,不过显然他并没有太多选择,要说为什么在这个明明自己也超级想补个觉却还不得不出去的话,这就要说到昨晚他受到的消息了。

     就在昨天和小剑那艰难的一战结束后,真维下场时接到了来自工作人员的通知,说是有一封他的邮件。之后才得知原来大木博士在昨天早上就已经到达了会场,并且观看了自己和小剑的对战,不过听说被达马岚其会长请去喝茶了,所以暂时无法见面。

     不过想必自己和小剑造成了这么大的混乱,被请去谈话也不会有什么好事,所以还是不要过多深究比较好。

     综上所述,虽然很想去补觉,但真维还是不得不去见一下大木博士,希望他不要因为昨天的事情来和自己谈人生理想为好。

     “不过,你真的不打算一起来吗?”

     毫无疑问被我提出这样问题的人是小爱,虽说她昨天没有去现场观战,不过也是在休息室里通过电视获悉了在场的一些情况,据她说是因为和娜姿有约定才不能亲自去现场,不过这么一说也就是当时娜姿是在场了的对吧,不过自己好像根本没见到过她。

     嘛,那些都是一些题外话。现在的问题是,看着摇着头用坚定目光望着自己的小爱,自己实在是找不到什么理由阻止她继续当一天宅女了。

     其实早在之前小爱秘而不宣的态度中,自己就大概是猜到了。不过见到她如此不想与自己一起去见大木博士的情况,自己也能九成确定她绝对是离家出走而非正常旅行。不过以小爱的行;事作风来看,应该都是有经过深思熟虑的吧,既然这样自己也没什么必要多嘴什么的了。

     “那么,我先出门了喔!”

     也不知道是对着谁说的这句话,真维轻轻的带上了门。

     不过刚刚转身欲走,就看到不远处站着的一位美人儿,嗯,如果不论她的种种性格问题的话。

     “你怎么也来了?”

     站在真维眼前的就是许久未出现的娜姿了,应该说自从和小爱达成某些协定后就一直保持着这种若离若即的距离了。不过一般她都是在真维几乎看不到的地方才对,这还是最近头一次自己率先站出来呢。

     “带你去见大木博士!”

     “你也收到邀请了?”

     娜姿如果也被大木博士邀请的话,那倒还是可能的,毕竟娜姿也算是一方的道馆馆主,还是比较出名的那种,或许大木博士关注过也说不定。不过这样一来就麻烦了,万一大木博士八卦心起问自己和娜姿为什么一起旅行咋办?光是想想就一阵头疼了。

     “没有,只是打算跟你一起罢了。”

     好吧,看来又是临时起意了吧。说起来自己的生活各种意义上实在是糟糕得没话说啊,这算不算私生活全方位无死角被人监视啊,这种感觉简直超不爽的有木有?

     不过现实显然是不能改变的,这时候该使用的是精神胜利法!只要把娜姿幻想成关爱主人但面冷心热不愿表达出来的女仆长,那么一切就感觉好多了。

     一路无言,当真维使用他所谓的精神胜利法安慰了自己半天后,终于走到了约定的门前,不过娜姿却只是站到了一边,一副没有打算进去的样子。

     虽说不知道为什么娜姿突然转了性子变得善解人意了起来,不过这样的举动无疑能给自己带来不少的便利。这样想着的我敲了敲门,然后也不等里面的人说什么,自顾自的就打开了门进去。

     “哟,小维啊,你来得真早啊!”

     与其说早,为什么你看起来比我还疲累的样子?难道你也和妹纸睡失眠了吗?

     “啊,昨天去见了达马岚其会长一面,因为好久没见的缘故不知不觉就聊得很晚了,不过并没有什么问题,不用担心!”

     仿佛是看穿了我那隐藏于帽子下的眼神一样,他露出了一丝看起来反而有些凄凉的笑容,一边把一份标着的文件悄无声息的推到了一边,然后挺直了年迈的腰板注视着我,似乎是想要转移我的注意力。

     虽然只是很短的一瞬间,不过我还是看到了这一幕。脑补了一下在自己还能在房间里安然的和妹纸休息的时候,大木博士可能正在哪里开着各种各样的会议。

     一股愧疚感莫名的涌上心头,而对此自己也只能在心里默念着:对不起,还有辛苦了!然后装作没事人一样,接受了大木博士的好意了。

     “那么,特意叫我过来有什么事情吗?”

     “啊,这个啊!其实只是看了昨天你和小剑的对战后,想要看看你的状态怎样来着,不过看起来你现在的情况并不好的样子。”

     “呃……因为第一次进入决赛太过兴奋有些难以入眠罢了。”

     自己跟实妹一起睡觉结果反而失眠了这样的话谁说得出口啊!

     “是嚒?虽然获得优胜也是尤为重要,不过千万不要因此而给自己过多的压力,不然就算有些本来能赢的对战也有可能会输掉的。不过你的心情我也可以理解,老实说你能够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达到进入决赛的情况,在真新镇的历史上还是头一次呢。”

     是啊,毕竟我的思维方式和这里的人不大一样嘛。当然也有一些运气的关系就对了,不过能够刷新纪录什么的,也还算是对得起穿越者这一名号了吧。

     不过,既然说到这里,自己的脑子里也难免闪过了一些画面,也不知道那之后的小剑发生了些什么,莫名的有些在意呢。

     “那、那个……小剑现在怎么样了?”

     鬼使神差的还是问了出口,不过说的时候难免有些扭扭捏捏,目光也不大好意思和大木博士交汇了。毕竟自己不仅在昨天击败了有希望冲击优胜的同是真新镇的训练家,而且从各种意义上都对他造成了不可磨灭的记忆才是。

     “啊,说到小剑啊。他那之后就一直把自己关在休息室里面,我虽然也想去劝他几句,不过他也只是一个劲的沉默,也不愿意跟我说话,还真是令人感到苦恼啊!”

     看到大木博士那副蛋疼的表情,自己也大概能猜到当时是个什么样的情况了。

     “虽然这么问有些奇怪,但是能不能告诉我小剑他到底是怎么样的一个人?”

     这也是自己好奇了挺久的一个问题了,平心而论自己还是头一次见到像小剑那样奇怪的人。不仅对战风格时常变化,在给人的感觉上也是瞬息万变。

     “小剑啊……这几年他也过得很辛苦吧!其实呢,小剑在很小的时候很害怕小精灵的,经常无意之间就惹恼了一些野生小精灵而遭到攻击。我也是在一次外出考察的时候发现了他一身伤痕倒在草地上才知道原来真新镇中还有一个和小精灵如此不和睦的孩子。”

     我点了点头,示意大木博士继续说下去。

     “之后他就常常来我的研究所看我研究那些在他看来有些恐怖的小精灵,也是那时候我才知道,这孩子不仅和小精灵合不来,跟附近邻居的小孩的关系也不是很好的样子。当时的他有些懦弱,看起来也很孤独。我就把我的孙子和另一个充满朝气的孩纸给他认识。”

     “当时我的孙子小茂,我想你也见过了。其实他以前是挺浮躁和傲慢的一个人,当然和小剑合不来。另外一个朝气的孩纸,名字叫做小智,不过小智他比较一根筋,但是却十分有冒险的勇气,经常拉着小剑一起玩,只不过小剑他生性比较孤僻,久而久之还是经常跑来我的研究所玩。”

     这么一听感觉小剑的过去充满着各种辛酸史啊,而且这性格设定好像也和自己认识的小剑有些不一样啊。毕竟一开始给自己的现充感实在是深入人心啊!

     “之后他听说真新镇要选拔新人训练家出去冒险的时候,不怎么喜欢小精灵的他意外的决定参与这个活动。并且还早早的到达了研究所,带走了小火龙,临走前还对我说一定要为真新镇留下联盟优胜这样的豪言壮语。”

     “不过之后就是整整两年音讯全无了,他的家人也尝试着联系他,不过一直都没有成功。也就最近他和你一起联系了一下我,当时我还真是感到震惊呢,旅行了一段时间后不仅没有了以前懦弱和孤僻的样子,就连神情也变得自信了不少。我给他的家人传达了这个消息后,他们还热烈的庆祝了一段时间呢。”

     一边说着大木博士一边感慨时间是把杀猪刀,是个人都会变很多呢。

     不过大木博士越是这么说,自己就越是难以压抑的想要去看看他的决心。

     “对不起,大木博士!我想在这之前先去看看小剑的情况,有什么事情晚点再说吧!”

     “啊啊,这倒是没什么关系。实际上也没什么事情,你现在顺便去一趟达马岚其会长那里就行了。他好像有什么话想要问你……啊,不用担心,不是问责什么的就是了。”

     大木博士还鼓励似得微微一笑,不过想来也是已经协调好了才会告诉自己吧。

     告别了大木博士以后,真维早已没有了如同刚起床时那样昏昏欲睡的心情。强自振作起了精神,开始了自己休假的跑断腿系列之旅……

     当真维离开大木博士的房间后,娜姿早已不在门外,也不知道又到了哪里去了,不过真维相信自己的行踪她肯定还是知道的。

     “接下来是要去见达马岚其会长吗?还真是不想去啊!”

     我无奈的感叹着,毕竟这两天刚拆了人家两次地盘,不过既然大木博士都来处理了,大概批评是不会,至于会不会被间接数落一顿也不得而知。

     总而言之,该来的还是会来,只有认真应对了。

     “你好,我是椎名真维,前来拜访达马岚其会长!”

     轻轻敲了敲门,早已经在脑海里演练无数遍的台词也很自然的念了出来。当然这一次是没有直接就推门而入,毕竟跟人家也不熟是不,也不知道自己这样子说会不会被人认为礼数不周啊!

     实际上在这个世界里,礼仪规范还是比较严格的,只不过对于小孩纸来说要求就比较低了一些,不过为了避免给人留下不好的印象,自己还是谨言慎行比较好,毕竟大佬的小鞋可不是那么好穿的啊!

     没有回应也没有任何征兆,门就咔擦一下打开了,开门的是一位冷面秘书一样的女性,她板着一张脸往后退了一步,似乎是在示意自己进去。

     虽然犹豫了一下,但我还是强自镇定的走了进去。当我走进漆黑的房间后,秘书向房间里的某处微微鞠了一躬,然后头也不回的转身离开并带上了门。

     而这时略显阴暗的房间也稍稍的明亮了起来,我小心翼翼的走了过去,一排排十分奢华的装饰映入眼帘,终于走到了一处较亮的沙发处。

     “这、这是!”

     闯入我视线的是一个个显示着石英运动场的大屏显示器,而里面的画面是一些小精灵和人类开着看不懂的机器正在以不可思议的速度还原石英运动场的原貌。

     “喔噢~你就是真维吧!请不要太拘谨,随便找一处地方坐吧!”

     这时我才注意到,原来自己的身旁还有一个白发留着大白胡子的老人,他笑眯眯的看着我,但是我却一点也不感觉他散发出了友善的气息。

     想必这就是达马岚其会长的真身了吧,在动画中的存在感太低,自己一直没有去注意过,而之前的开幕式自己也没有去参加,这一次也算是第一次见面了,如果说我有什么特别的感觉的话,那就是……好矮!不,不仅仅是矮了,这个头好像都没有自己高啊!

     不仅是没有霸气侧漏,也没有不怒自威的感觉,但眼前的这个人确实是在联盟占据了发言权的重要人物。若说达马岚其会长还有什么特别之处的话,那肯定得说说他的穿着了,这一套老土的运动服,却坐在这设施华丽的房间里,颇有一种格格不入的喜感。

     “呃……那个,我是……”

     “不用太紧张,我已经不是第一次听说你的事情了,今天叫你过来只是有点事情要询问你一下。”

     果不其然,达马岚其会长并没有因为自己的行为而感到不满,之前也有些担忧会不会做出一些出格的事情,事先装作紧张的样子来回避直接进入正题看来也是走了一步好棋啊!事到如今,再不坐下来就太做作了一点,毕竟走了这么久的路了,说不想坐下来休息一会那才是怪事呢。

     “虽然你可能还不知道,不过你在菊子天王口里和各地的馆主风评都极佳,大家都称赞你为十分有潜力也有实力的训练家。我昨天也特意关注了一下战斗,也感觉我们关东很久没有出现如你这般拥有活力的新人训练家了。”

     原来在自己不知道的时候,自己的存在已经如此广为人知了吗?还有看这架势是打算先给糖果再来鞭子的戏码吧,刚刚提到‘活力’二字的音都重了起来,显然是在指自己欢脱过头破坏会场的事情吧。

     既然知道了对方的意思,自己当然也不能露出喜悦的神色了。只好摆出一副认真的神情,等待着达马岚其会长接下来的话。

     “果然如大木所说呢,你还不大习惯和陌生人说话。不过不要紧,我只是想来和你说一件事,其实是关于这个的。”

     达马岚其会长见我没有回应他的意思,有些尴尬的笑了笑,然后拿出了一个漆黑色的光盘出来。

     “请问这是?”

     我当然不可能知道那是什么,不过应该不会是什么机密的内容吧,要知道自己之前也和联盟对着干过,如果被查出来了,自己还能安然坐在这边听达马岚其会长扯淡才有鬼了。

     “这是昨天你与小剑选手的对战录像,只不过与播放不同的是,这个是近视角拍摄与录音的录像,原本是作为预防裁判误判的情况发生而设置的。当时在场的你应该比较清楚吧,小剑选手在对战中显露出了一些过激的言行,所以我们赛务组经过一番讨论后决定征询你们的意见来考虑要不要将其收入档案。”

     卧;槽,这不就是小剑的中二证据吗?这可是比起小学生妄想日记更加糟糕的黑历史啊!不过自己在里面也扮演了一个不大好的角色,大致上也算是自己的黑历史吧。

     不过,达马岚其会长就这么的好心?单纯是为了问这个而来的?我回想了一下从进来到与之对话的一切,总感觉其中必有蹊跷啊!

     ……

     …………

     ………………

     最终,我拿着那漆黑色的光碟从达马岚其会长的办公室走了出来。经过了一段深思熟虑后,虽然有些肉痛,不过还是决定以五十万神奇宝贝币用自主捐款维修石英运动场的惨烈代价将其交换过来了。

     现在想想也就是那么一回事,从达马岚其会长的态度上看,他应该不厌恶自己的,只不过是因为自己接二连三的破坏那历史悠久的会场让他有些不爽而已,更何况既然他有从其他馆主那里听说过自己,那么估计也听说过自己赔偿了道馆维修费用吧。

     总的来说,就是一场联盟大人物对自己做法的一点点小敲打,至于那什么人道主义关怀才考虑把光盘给自己,估计只有傻;子才信了。如果真的要给自己,难道还会用到考虑二字?说到底还不是要花钱消灾吗?万恶的资本主义就是如此黑暗。

     不过事情总算是告一段落了,不过刚刚走出来,就看到一个也是穿着披风的家伙走了过来,那犀利的眼神盯了我一会就让我有点头皮发麻。

     “你就是之前指挥哈克龙的那个训练家吧!你很不错,期待日后与你一战!”

     留下这样一句话,他径直的走向了达马岚其会长的办公室,问也不问一声直接就推门而入。

     居然敢这么从容的闯进去,而且还喜欢披风,大概就是四天王之中的龙使渡了吧。至于普通的训练家想都没想过,怎么可能会有普通训练家随便进出这个地方啊。

     我轻轻的摇了摇头,想让自己有些昏昏沉沉的大脑清醒一些。

     “今天的事情还真多啊!不过……期待日后一战吗?还真是看得起我啊!”

     视线在那早已关上的房门停留了一会,不觉有些好笑,一路兴奋的离开了这里。

     ……

     …………

     ………………

     来到大木博士所告知的小剑的房门,自己拿出了刚刚花了五十万买来的光盘。

     现在自己的手中已经掌握了小剑的把柄了,想来但凡他还有点羞耻心,肯定是会老老实实开门的吧。至于要是装沉默的话,那我也不介意给他来一次传说中的战略级武器,黑历史因果打击让他了解一下这个世界的恶意。

     “小剑,你在里面吗?我是真维。”

     没有我所想的那样沉默的抗拒,甚至可以说仿佛等候自己很久了的样子,只是轻轻喊了一声,门就自顾自的打开来了。

     阔别了一晚再一次看见了小剑那熟悉到欠扁的脸,只不过这一次既没有中二也没有之前那傲然于胸的模样,像是强自压抑住自己情绪的冷淡表情一样,双目无神的看着自己,看起来他这一晚上过得也狠不好啊。

     “那个……怎么说呢,关于昨天的对战……”

     刚走进房门,话还没说完,就被小剑一次突如其来的壁咚给打断了,只见他先是用着那让人感觉很不好的眼神盯了自己一环,接着又像是逃避什么似得低下了头。

     喂喂,你什么时候又改变了形象,你简直比女生还难以捉摸啊。到底要闹哪样啊,才能让原本一个傻气中二男一下子变成霸气强攻型冷男啊,好吧,好像是我的错。

     “麻、麻烦你,忘记昨天发生的一切吧!”

     这句话应该由我来说好吗?别搞得我好像昨天被你做了什么的样子,要说做的话,那也应该是我……呃,这个说法太奇怪了,还是到此为止吧。

     “虽然我也很想忘记,不过……似乎那场对战有近距离录像喔!”

     “什么!”

     我一说到这个,他仿佛被戳到了软肋似得,一下子就激动的瞪着自己。

     “不过安心吧,那段录像已经被我从达马岚其会长那里要过来了。”

     嗯,以很沉重的代价,不过这时候还是不要提这个比较好。毕竟小剑此时的情绪看起来有些激动的样子,昨天给他带来的打击还是很大啊。

     “是、是吗?真的是谢谢你了!”

     像是一副刚刚对这世界绝望了,紧接着又听说自己成了亿万富翁那样的救赎感。还真是好懂呢,这个人的表情。

     “不,毕竟这和我也有一些关系。不过今天主要是想来看看你的……呃,你这是准备干什么?”

     为了防止被当做是胜利者的炫耀,自己还刻意放低身段,生怕刺激到对方。也是现在才发现,这个休息室已经变得十分整洁干劲,而地上也有着两个大包。

     “我准备回真新镇去了。”

     “回家吗?偶尔回去也是不错呢,不过你可别告诉我……”

     “我不想当神奇宝贝训练家了。”

     “喂,你还真的就这么说了啊。你的承受能力敢再低一点吗?不就是小输了一场罢了,是男人的话就拼尽全力赢回来啊!”

     最担心的情况发生了,说真的这种间接因为自己而破坏对方前途的事情,真的是很有罪恶感啊。也不知道某些故事里面描述的主角为何能那么的坚持丛林法则啊。

     “不,已经没有意义了。这一切都……”

     “怎么会没有意义?这几年来你不是很努力了吗?”

     “你不懂!”

     “那你就说出来啊,你的事情我也听大木博士说过了,但是我还是很想知道你到底是怎么想的,如此执着于获得优胜,一定不只是单纯的争强好胜那么简单吧!”

     一边说着,我一边拿出那个准备已久的光盘晃了晃。想必小剑应该不会傻到不知道这会是什么吧。

     果不其然,看见我手中的光盘后,小剑的表情明显的扭曲了一下,紧接着又像是彻底放弃抵抗了的样子,找了个地方坐了下来。

     “那你也应该听说过了吧,我小的时候很胆小,一直不懂得和小精灵相处,和其他同龄的小孩也处不来,所以当时的我很喜欢,喜欢去看大木博士研究小精灵的样子,看见他能够如此自然的抚摸小精灵,让小精灵十分顺从的配合他研究的样子。当时的我无比的憧憬,也为自己的无能也感到憎恶!”

     “这并不是我最终决定成为神奇宝贝训练家出来旅行的原因,而是在某一天……我从父母和邻居的谈话中听说了,由于我们真新镇很多年没有出现能够排入神奇宝贝训练家排行榜前一万名的训练家,所以联盟可能在考虑将真新镇和相邻的常磐市联合起来。呵……现在想起来,他们一边说着还一边微笑着,似乎很向往那个日子一样。”

     他自嘲的笑了笑,然后又突然话锋一转。

     “但是,别开玩笑了!真新镇就是真新镇,这里是我留下了无数回忆的地方,我不想让任何城市来染指它,改变它应有的样子。虽然我在真新镇的童年并不算开心,但是依旧有大木博士的研究所给我留下了美好的回忆。所以……所以!”

     “当我听到大木研究所将要征召一批新人训练家的时候,我不顾父母的反对,毅然的决定参与这个和我本身就不相符的伟大事情。但是,当时的我很兴奋,特别是当我第一个拿到小精灵的时候,我就知道……只有我能够做到,没有人能比我做得更好!”

     “只要能够在联盟获得优胜,就能获得足够的评分,不久后也有很大的概率挤进那优秀训练家的排行榜,当时我的想法很天真,也很美好。但我只是……只是想用自己的方法来守护真新镇!”

     “与我同期的训练家小茂,也就是大木博士的孙子,虽然实力强劲也经过良好的培养,但我也知道,他太高傲了,也太过目中无人了。这样的他不可能获得优胜,因为成功者不该有他这样的表现。而另一个强劲的训练家小智,虽然他十分具有勇气,也十分的热爱小精灵,但是他鲁莽的性格终究会害了他。虽然我不如他们优秀,也不如他们有天分,但是我知道自己的定位,我极尽全力的将自己装作成功者该有的样子,拿下了一次又一次的胜利!”

     “我与家人断绝联系,将钱都花在了培育小精灵的食物上,在外一边打工一边前往下一个城市。我带着小精灵前往深山进行修行,每一次出来都是满身伤痕住进了医院。我没有时间玩乐,更没有闲情旅行,我眼前的目标只有一个,变得更强,直到没有人比我做得更好!”

     “当我回到这里时,我认为自己已经准备好了一切,我认为自己已经足以应付一切,但是……但是,假的终究是假的,我不是成功者,仅仅是受到一点点打击,我也因此而惊慌失措,因此而动摇了。”

     “你明白吗?明白吗?你打倒的就是这样的我,强自装作镇定,自以为是把自己当做强者。如此渴望胜利的小丑,做着白日梦的笨蛋!”

     说着说着,他终究还是情绪失控了,那一道道泪水仿佛染上了悲戚的色彩流淌了下来……

     “这就是你逃避的理由吗?难道你就甘心看着自己的愿望借别人的手来实现吗?”

     听了这么多,也算是明白了小剑的意思了。无非是感觉自己的努力却没能付出等价的收获而在闹别扭罢了,实在太天真了。既然敢赌上一切去实现梦想,就要有失去一切的觉悟,仅仅是遭到了一次挫折就轻言放弃,简直不能容忍!

     “我的愿望本来就只是能够让真新镇一如从前而已,无论是自己还是别人来干都无所谓。你和我不同,能以新人训练家的身份达到这种程度,你一定能够做到的。所以我也想通了,我并不适合当一个神奇宝贝训练家,从以前开始我就只是想无忧无虑的在真新镇呆着而已。”

     说着,他突然拉起地上的一个臌胀得变了形的旅行包,将自己整理了一晚上的东西一件一件的往外翻,随后在翻出来的东西中拿出了一个绿色的小册子。

     “这个也送给你吧,这是我这几年在旅行途中培育和训练小精灵的心得和记录,本想着有朝一日获得优胜后将这个交给大木博士。不过我现在认为它对你的用途更大一些,希望有一天你能够替我完善它,然后转交给大木博士吧!”

     他勉强的挤出一丝笑容,将那本薄薄的却记录着无数回忆和心血的笔记本递了过来,但是……

     “开什么玩笑!”

     我一巴掌甩了过去将那小册子打飞出去,随后一把提起了小剑的领子。心中莫名的躁动,这股难以压抑的感觉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自己的梦想就自己去实现啊笨蛋,我才不管真新镇会变成什么样子,我开始旅行的时候也才刚到真新镇不久而已,托付给我这种人真的没问题吗?你难道就一点也不担心吗?”

     “我、我相信你!”

     “相信你个大头鬼,不要随随便便就对认识不久的陌生人说什么相信,你以为你是从哪来的霸气侧漏的主角啊!万一我输了的话,你该怎么办,你所想守护的真新镇怎么办?你有想过这些吗?”

     “我的目标已经没有意义了,如果连你也无法达成的话,这样的我……”

     听到这里,我怒从心头起,就连小剑也在我不知不觉中被我甩到了地上。

     “你凭什么以你现在的失败来决定你未来的人生?凭什么决定一直信赖着你的小精灵和你一同颓废下去!小精灵可不是任你把;玩的东西,你知道吗?在你最后一战的时候,即使你已经变……变成了那个样子,喷火龙依旧选择听从你的指挥,但即使如此,它依旧爆发出了令我震撼的实力,那是为什么?因为它感受到了你的决心,你们才是心灵相印的伙伴不是吗?就算到最后都没有放弃的它,凭什么因为你的一个念头从此远离战斗!”

     “我会让喷火龙……”

     “为什么你还是不明白?训练家与小精灵之间的关系是灵魂的羁绊。哪怕喷火龙还是处于巅峰状态,力量依旧辉煌,倘若灵魂都腐朽了,那与失去了心的怪物又有什么区别!”

     我轻轻的掀开了帽子,许久未见的阳光打在脸上,令人感到有些莫名的暖意。

     “记住这张脸吧,这是带给你失败和屈辱之人的容貌。如果有勇气超越的话就随时来找我,我将不留余力的击溃你!”

     “最后,追逐梦想时的你比即将抓;住梦想时那丑陋的表情还要耀眼无数倍,希望你不要让我失望!”

     说完,我重新戴上了帽子,头也不回的摔门而出。

     “呼,这样大概就可以了吧!”

     无力的靠在门外的墙上,我微微扬起了头,像是为了平复心情似得叹了口气。

     如果系统君不是在更新的话,现在就该给我来个嘴炮MAX的模板了吧。这样想着,我试图回忆了一下之前说过的话,一股悔恨感涌上心头。

     “啊啊啊,说的时候没有感觉,现在回想起来超羞耻的有木有!”

     此时的我颇有种拿头去撞撞墙的冲动,现在回想起来,我本来不应该是去劝慰他的吗?为什么结果变成了单方面的说教批斗强灌心灵鸡汤了啊!虽说他最后眼睛里也露出了希翼的目光,想必已经被救赎了吧……个屁啊,搞不好是因为我一时激动就把帽子掀开的缘故啊啊啊!

     “一个人自言自语,五十分!”

     “哈啊?”

     突然冷不丁的一句话插了进来,这时我才意识到原来自己身旁是有人的啊!

     下意识的转过头去,只见一头银发少女出现在我的眼前,若是转化为颜值来形容的话,那已经属于相当优秀的标准了。只不过她那双湛蓝色却没有一丝灵动的双眼直勾勾的盯着我,让我有种莫名的不适。

     “临机应变能力,六十五分!”

     “喂喂,我说你啊,别自说自话好吗?先说清楚你是谁啊!”

     “礼仪一般,五十五分!”

     “所以说你敢好好说话吗?”

     但是她却丝毫没有理会我的主张,仿佛成了个打分狂人一样不断的自说自话,然后朝着我伸出了她那纤细的手指,嘴里也毫不留情的说着一些伤人的话。

     “椎名真维,现在的你比起圣安奴号时的你平均分值低了将近三十分!”

     “什么意思?”

     “言简意赅的说,你变弱了!”

     “所以说你到底在说些什么啊!更何况,和陌生人搭话前不都是要先自我介绍的吗?”

     不,准确的说还是不要和陌生人随便搭话比较好!

     “是嚒,那是我失礼了!我没有与不认识我的人交谈过,所以缺乏这方面的知识。虽然有点晚,但请容许我为之前的行为道歉!我的名字叫作白纱,真宫白纱!”

     哟嚯,换言之就是想说明自己超有名的,不认识自己的都是渣渣的意思吗?何况刚刚还自顾自的对着别人的行为指指点点的,这难道也是缺乏常识吗?那如果我说道歉要露出胸;部的话你是不是也会照做啊!

     咳咳,摒弃那些糟糕想法不提。其实在对方说出圣安奴号的时候,自己也差不多猜到了。估计是不知从哪而来的贵族大小姐前来找茬的之类的,原本以为这个世界不会出现这种事情的,但没想到还是会有啊。

     “大小姐,时间已经到了!”

     这时候从看不到的转角处站出了两位壮汉,身着西装明显是保镖之流的角色。

     “是嚒?那我也该走了!”

     “先把话说清楚再走啊,你到底是来干什么的啊?”

     一点也没有顾忌到别人的看法,这个名叫白纱的大小姐转身就欲离开,不过这时候怎么能让她随随便便走掉。

     “你不知道吗?”

     “我知道的话还问你干什么!”

     泥垢了,为什么我感觉跟这个家伙说话这么累,完全不在同一个次元的好吗?

     “做事缺乏计划性,四十五分!”

     “都说了别再自顾自的评分了啊喂!”

     “这也是社交的礼仪嚒?好吧,那么就让我再重新说一遍好了。我的名字叫做真宫白纱!”

     “不不不,这件事我已经知道了,说重点好吗?”

     不过,她的下一句话就说明了她的来意。

     “以及,石英大会优胜的候选者之一,也就是你明天的对手!还有什么疑惑一口气问出来吧!”

     那一副今天算是败给你了,跳楼吐血大甩卖问一送一欢乐大酬宾的态度是什么鬼?

     “你之前打的那个分数是什么意思?”

     说起来,自己真亏能和这个家伙闲扯这么久呢,这真多亏了她之前一直打分的缘故,让我倍感好奇那到底是什么玩意。

     “好奇这个吗?虽然我以个人的角度很想告诉你,不过现在说出来的话还是太早了一点。当然,如果你能在明天的对战胜过我的话,那么也不是不可以提前说出来就是了。”

     所以说你就是单纯的想要战前对赌是吗?为什么每个富二代啊白富美啊的角色决斗总要来这么一套,你们累不累啊,我想别人看着都累了啊!

     不过,那个不韵世事的大小姐可没有理会我那强忍着吐槽欲望的表情多么扭曲,只是一副既然你没什么要问了的,那我就先走了的目光看了一眼,就转身离开了。

     ……

     …………

     ………………

     “除了胜还是胜,这打分女难道是怪物吗?”

     将一叠由小爱找到并整理而成的厚重资料摔在了桌子上,我不由感叹天意弄人啊!虽说打分女已经报上了自己的名字,不过之前那恶劣的态度依旧被保存在我的脑海里,所以我决定今天一整天都用打分女这个外号来称呼。

     说真的,看了资料上的数据我都快被闪瞎24k烫金狗眼了。从预选赛到现在未尝一败,指的不是单纯的没有输而已,而是每一回合都没有输。这还不算完,其中有一大半的比赛特么居然是秒过去的你敢信?回想起来自己打得累死累活跟她完全不是同一个待遇的好吗?

     “我调查过这个人所有的对手,无论是小精灵的实力还是个人的指挥能力都十分糟糕,这样的战绩让哥哥来打的话也是一样的结果。”

     像是在宽慰我似得,小爱难得的带有一丝怒意的说着。

     实际上打分女走后,我就径直的回到了房间,跟小爱说了这件事后,却没想到她拿出了一大叠的资料出来,其中更是有很多场对战分析和实力判定,可以说是详细至极。在自己不知道的时候,小爱居然干了这么多事,差点就让拥有如此优秀的实妹的我感哭流涕了。

     虽说里面的资料挺详细的,甚至可以算是攻略本了,不过关于打分女的资料倒是很少,毕竟她就是平推过来的。这让我愈加感到自己是命犯天煞,人家躺着赢,我还得硬站着才能赢,这气运真不是盖的。

     不过抛开个人运气因素不说,能够参加大会的人就算个人能力再差,小精灵的实力还是有的,但即便如此还能够秒杀也无疑证明了她的实力。

     “光看数据的话,果然没有任何意义呢。我要出去一会,一起来吗?”

     虽然我主动邀请了,但是小爱还是摇了摇头,像是打定主意一门不出二门不迈了似得,对此我也只能无奈的叹息了。

     这里不得不提一下,本来昨天应该是通过两场半决赛来晋级今天的决赛才对,只不过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石英运动场被我和小剑,好吧,虽然大部分是我;干的,总之已经变得乱七八糟了。所以说导致了另一场的半决赛无法进行,不过在刚刚去吃午饭时,意外得知了联盟居然打算用原先的赛场进行整合,加紧展开另一场半决赛以此保证明天的决赛万无一失的展开。

     这时候我也才想到,自己怎么就这么容易被忽悠了呢。打分女说是我下一场的对手,我居然毫不犹豫的就信了,这不是还没有决出胜负来吗?就这样也好意思提前来宣战,未免也太过自信了吧。

     于是,抱着看看自己明天的准对手的实力如何,虽然大部分是因为好奇心燃烧了起来,不过我还是义无反顾的朝着已经开始一段时间的临时赛场走去,然而……

     “吸盘魔偶失去战斗能力!本轮比赛的胜利者是白纱选手!”

     卧;槽,我不是才晚了十五分钟吗?这样就结束了?6V6的对决难道就和无痛那个啥流一个级别的难度吗?对手你跪的未免也太快了吧,吃了对手给你的金坷垃了吧!

     对于这样的结果,我报以了十二分的恶意去揣测,甚至连黑幕都脑补了一大堆,不过看着赛场上各种坑坑洼洼的,想必对战也不是很差劲才是。

     这时候的打分女正傲然的站在一边,她的身旁是一只同样傲然挺胸的七夕青鸟,仿佛只是理所当然的收取了胜利一般,一脸平静的退了场。

     “哎,看来只能决赛亲自战一场看看了。”

     无论怎样叹息,事实就是事实,我又不是时光鸡,也不可能去改变。

     不过这个时候,另外一个熟悉的声音传了过来。真是的,今天真是忙碌啊,搭话的一个接着一个,根本不让人休息啊!

     “这不是小维吗?你也来看明天的对手了啊!”

     “呃,是的。可惜好像来晚了一点!”

     “确实来晚了些,那个小姑娘一开始很悠闲的在对战,像是在等什么人一样。不过刚刚阳光太热了,结果没一会儿就结束了比赛呢。你可是遇上强敌了啊!”

     慢悠悠?难道是等我过来吗?真是个爱炫的家伙啊!不过还有你这样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真的好吗大木博士!

     没错,此时和真维说话的不是别人,正是早上才草草见了一面的大木博士,与早晨那疲惫不堪的样子不同,现在的大木博士反而有些精神焕发的样子,虽然我自己已经糟透就对了。

     “哦,差点忘记了。多谢你让小剑重新振作起来了,他中午刚刚跑来跟我说他要继续朝着其他地区旅行,帮我收集更多的图鉴呢。年轻还真是有活力呢!”

     “是吗?那真是太好了。”

     这倒不是假的,听到小剑能够振作起来,之前隐隐的罪恶感也消散了大半,整个人都变得舒坦了不少。

     “不过,他还留下了一句奇怪的话。”

     “什么?”

     “他说,等到他成为能够站在你面前的男人时,会再来挑战你的。”

     大木博士似乎有些困扰小剑让他带的话,皱了皱眉头百思不得其解。

     不过这么一句话在我听来却是百感交集……等等,好像有哪里不对!

     你果然不是因为想通了才继续旅行的吧!中二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