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5页 直面虚惊一场的古怪试炼尽头时!
    “这样子……可以吗?”

     待到米洛离开后,奈奈子有些犹豫的问了一句。

     “什么?”

     刚刚还在想些什么的真维冷不丁的清醒了过来,一时间没有搞懂奈奈子的意思。

     “嗯?你是说米洛还是说我啊?”

     “当、当然是米洛先生啊。虽然这里看起来有点危险,但是有真酱在所以没有关系。但是……但是,总感觉之前的那些人有点怪怪的。该、该怎么说才好呢。”

     或许是感觉这样子议论别人不大好,奈奈子难以启齿的样子。

     “是嚒,没关系的。米洛和奈奈子不一样,好歹也是一个成年人了。虽然有时候有点不靠谱,但是解决自己的事情的余力还是有的。”

     “嘁,明明年龄上奈奈子更大一点,却被真酱用这种大人的语气说话。”

     奈奈子不高兴的撇过了头去,真维也顺势松了口气。

     虽然外表和行为上过于童真,但是内心却出乎预料的敏锐。也不知道该说是自我保护意识比较强,还是那颗童真的外表下还隐藏着多么深沉的心了。真维搞不懂,也许是不愿去想吧。

     “好了,差不多该走了。如果回来的晚的话,搞不好你惦念的那个米洛先生都皈依佛门了。”

     打趣了一句以后,我就大步流星的走上前去,丝毫没有因为之前的事件而有所犹豫,还催促着奈奈子赶紧跟上。

     “知道了啦,走那么快的话……啊!”

     奈奈子突然惊叫了一声,当她再一次看清周围的状况时,却发现自己已经站在真维的身旁了。

     “都说了要跟紧一点啊。虽然只是一些无聊的机关而已,但是也要用心对待啊。”

     毫无疑问奈奈子刚刚触发的机关不是错觉,那么答案就只剩下一个了,在短短的一瞬间真维就将奈奈子从机关下拉了出来,甚至于其本人都毫无察觉。

     “真酱一脸悠闲的样子说这种话,让奈奈子也紧张不起来了。”

     “本来就没有紧张的必要。我和米洛不一样,躲过陷阱的时候顺便救一个两个的人完全没问题,至少绝不会跌倒就是了。”

     自从吉花市那件事以后,奈奈子也少有说出这种呆萌的话了,让真维也不由自主的放松的调笑了一下。

     “咕呜……以前就有这种感觉了,真酱超——讨厌米洛先生的吧?”

     “不,并没有。”

     “骗人!奈奈子和米洛先生玩的时候,真酱从来不说话。平时和米洛先生在一起也只是保持最低限度的对话而已,就算要做什么也从来没有告诉过米洛先生。”

     不知道为什么奈奈子突然较真了起来,死死盯着真维想要一个答案的架势。

     “你想太多了吧。毕竟……至少最后一向我还是一视同仁的。”

     真维沉默了一会,只是含糊得给了个答案,随后又一如既往的想要糊弄过去。

     “真的是……啊!那、那个——背后!”

     突然奈奈子又一次惊叫了起来,而且这一次的反应还尤为的剧烈。这让真维也下意识的转过身去。

     “卧;槽!”

     少有的,真维也喊了一声。

     就在真维和奈奈子视线的正前方,出现了一枚将通道塞得满满的巨石,或者说是滚石更恰当一点。但是从那圆润而光滑的石头上,真维敢保证这绝壁是人为制造的石球。

     “嘁,大意了!奈奈子退后一点不要乱动。”

     留下这句话,并暗自下定决心之后回去一定要好好教楼下那群秃驴做人。

     随后一个箭步冲上前去,不是朝着滚石的放方向,而是正朝着来的方向过去。

     “真酱——!诶,停、停住了?”

     奈奈子不可置信的问了一句,不过也只是惊讶中的自言自语罢了。

     此时此刻,真维正用他的双手,把起码有自己两个那么高的滚石给渐渐顶了回去,为了让滚石停下来,真维可谓是用上了浑身解数,但即便如此手还是一麻一麻的。

     “真酱……没事?”

     这时候奈奈子才反应过来,连忙问了问真维的情况。

     “马,马马虎虎吧。”

     非要说的话,滚石的重量并不足以让真维如此吃力,硬要说的话就是被那冲击力给震了一下,被这样子搞一下却没有骨折,就连真维自己也有些不可思议了。

     稍微恢复了一些的真维,用一只手撑着,另一只手如蒙大赦般的休息了一番。

     “好了,没事了,继续前进吧。”

     真维来的时候,走廊的尽头出现了两条相反的过道。而这个时候为了防止滚石继续碾过来,真维决定再往相反的方向走去。

     “喔,噢噢!”

     虽然有些讶异,但是奈奈子还是跟了上去,一时间还有些兴奋的样子。

     不过和奈奈子的兴奋不一样,真维可是超级的不爽。

     事实上真维之前的从容不迫,完全建立在断定这个地方不会过于危险的结论上。虽然这个喇叭芽塔有各种不科学的感觉,甚至下面的秃驴也说了是个历练的地方,但是真维却有着自己的判断标准,那就是……源于自己脚下的自信。

     之前也说过了,喇叭芽之塔是一座木质的古风建筑。而对于真维而言,只要不是什么大杀伤性和破坏性的机关,他就完全不虚。因为就算是要让人试炼,估计只要建造者有那么一丁点的脑子,也不可能在塔里面装些完全能够破坏这个塔的机关吧。

     然而正是这么一个本应不该出现的情况,居然真特么出现了!

     当时真维的心灵咆哮显然是巨大的,他不知道这个所谓试炼之地的设计者是不是脑残,但是他敢肯定贸然就来挑战这个蛇精病试炼的自己一定是个白;痴。

     “总感觉,手上变轻了一些。”

     “啊?”

     真维冷不丁的感慨了一句,但是没过一会他就确认了一点,眼前这个庞然大物确实变轻了。

     “糟、糟糕。难道说……”

     真维猛地转过头去,结果如他所料的……不是滚石变轻了,而是喇叭芽塔又一次倾斜了,而这也是真维想要避免的意外,那就是……

     “啊啊啊——又是,又是这个。怎、怎么办啊!”

     奈奈子的慌张也不由的让真维着急了起来,他原以为这只是设计者的恶趣味,利用喇叭芽之塔的特性让滚石倾向有人的那一边,但他却没有想过……这个机关居然会设计双向的,还让不让人愉快的玩耍了!

     “走,跟上我,快点走。”

     现在滚石在手,真维也不怕来什么小机关了,再牛逼能顶的过这么——大一块石头的碾压吗?

     之所以做出这样疯狂的决定,是因为真维发现后方的滚石的移动速度还不够快,如果这时候拼了命把手上的滚石顶到最深处就能顺势躲开这个两面夹击没完没了的局势了,至少这个石头能凭空出现,那么也验证了那一方有通道的事实。

     就这样,一场人力和物理定律赛跑的战斗打响了!

     那一刻,真维有种恍若隔世的错觉,原本只是短短的一段路,甚至于数秒间能跑完的居然让他感到无比的操蛋。

     伴随着‘咔哒’一声,这枚沉重的石头似乎被真维顶到底了。但是……石至道前并没路!

     “这、这不是坑爹吗?!”

     敏锐的真维还是看到了本应该有的出口,但那个出口……怎么说呢,比自己预料的要小,而且小的不是一星半点。

     “没、没路了?”

     奈奈子毕竟和真维旅行了一段时间,又不用像真维那样费力推石头,所以还是勉勉强强的冲刺了过来,但还是有些气喘吁吁的样子。那副模样似乎连担忧出路都没有的力气都没有了。

     “可恶!出来吧,菊草叶!”

     石头顶到了底,这个地方也彻底倾斜了,而另一边的滚石也毋庸置疑的来势汹汹。

     所以真维把小精灵放了出来,虽然足够蛋疼,但是对于空出一只手的真维来说还是留有余力的。

     “菊草叶,准备阳光烈焰!”

     没错,这一次真维打算一口气将眼前的滚石给破坏掉了,不过显然这些时间不足以让菊草叶做好准备,所以真维打算充当一下顶石英雄,反正自己不怕技能炸。

     “这一次要是谁因为破坏公物来找我麻烦,我一定要以谋杀的名义起诉他。”

     也不知道是在对谁说,真维满脸煞气的看着直面而来的滚石,淡定的伸出了一只手。嗯,反正都是要接,再用双手接实在太不明智了。至少上一次的经验让他知道自己单手也足够接下来的血一样的教训。

     于是,奇妙的一幕发生了,在这场人祸中,真维摆足了boss的架势,势要玩一把空手接大招!至于由他玩出来酷不酷炫,那也就只有天知道了。

     就在这一刻,真维的脑海里已经能想象得出自己单手接住滚石,然后菊草叶的阳光烈焰随后而至将巨石炸成渣渣,然后自己华丽的从爆炸中转身走出来。

     嗯,一切都是这么的华丽。虽然真维也可以想象得到事后巨石的碎片会把路给堵住很难清理的那一幕就是了。

     满怀着如此的决心,一秒,两秒,三秒……终于!

     这是一个悲伤的故事,就好像一个卵足了劲准备接对手那憋了半天气的大招结果发现对方是逗自己玩的那样。

     真维发现眼前的威胁消失了,当然也不是真正的意义上的消失了,而是在即将接近真维的一刻,突然地上出现了一个洞,然后随着‘扑通’一声,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随即地面又合了起来,一切都完好如初,只留下伸着手像是在做广播体操不知道第几式的早已灰化了的真维。

     唯有这一刻,真维感觉自己这么的像一个煞;笔。千言万语汇成一句话,你特么在逗我!

     “呵……呵呵。”

     “真酱,你没事吧。”

     “不,没事,好得很。”

     果然,等事情解决以后还是和那群秃驴增进一下双方的了解吧。嗯,当然是以武会友。

     心下如此想着的真维,暗自叹了口气,朝着身后的那块巨石走去。

     而就像故意气真维似得,原本死路一条的地方打开了,随后滚石滚进去后又迅速关闭了。

     “啊啊,好羞耻,好想破坏点什么。”

     “什么?”

     “不,没什么。只不过确认了一些事情,那就是……设计这个地方的人以前肯定是造惊喜屋的。”

     真维此时此刻几乎可以肯定,如果自己刚刚不是把滚石往后推,而是转身就跑,估计一切事情都不会有了。

     反正他万万没有想到,这个地方居然是依靠滚石来控制平衡的,而居然能把机关和维持平衡同时做到,想必也是个人才了,虽然技能树点歪了就是。

     当然了,真维不会去想这个可以算作惊喜屋的鬼地方,要是有人被吓到连跑的力气都没有,会不会被滚石压成照片这个无聊的问题。

     “既然通道空出来了,那就赶紧走吧,我不想在这个鬼地方多呆一分钟,甚至一秒钟了。”

     说完真维就走进了那个因为巨石消失而空出来的通道了。

     几分钟后,真维和奈奈子来到了另一片区域。

     嗯,这里怎么说呢,虽然不至于是火海,但是刀山应该算得上了。

     “这、这个要怎么过去啊!”

     奈奈子的眼前,是一片超级巨大且密集的尖刺之海,而对面则是一座通向上方的楼梯,仿佛在说:“你要是能过来,你就自由了!”一样一样的。

     真维扫视了一下,只发现半空中悬着一根绳索,虽然那像是上吊绳一样的打结法令人看起来很不吉利,但是这个位置显然是在说明过关方法。

     “我越来越感觉我不是来历练而是被骗来玩欢乐向前冲的了。”

     “那是什么?”

     “一个无聊的玩意。”

     虽然嘴上这么说,真维却暗自庆幸了一把,倒不是因为眼前的关卡,而是之前遭遇危机没有冲动的破坏两侧的木墙逃跑,不然指不定就要速成瑜伽了。

     “嗯,看这个架势应该是要我们抓着上面的绳索跃过去了。”

     “这……这不可能吧。要是失败了的话……”

     奈奈子的话语中夹杂着不安,但真维倒是无所谓。

     “不会失败的,因为根本不需要那么麻烦。只要这个时候有飞行系小精灵就能直接过去,虽然我没有飞行系小精灵。那么的话,再一次出来吧,菊草叶!”

     真维这一次可没有再玩耍的心情了,因为他可不知道那个不知名的脑残设计师会在哪里坑他。

     菊草叶再一次被释放了出来,之前它蓄了半天力结果又要自己散掉随后就被收回去很不满,再一次出现的时候也气势汹汹的样子。

     不过知道它出现时才发现自己的身处于尖刺海跟前,而自己的训练家却在另一端看着自己。

     “菊草叶,用藤鞭把奈奈子抓到你那边去。”

     “啊?诶诶——!”

     还没来得及犹豫,奈奈子就发现自己脚下一轻,整个人被带到了空中。

     而另一端的菊草叶可是糟了罪,因为这个距离太长了,要把奈奈子举起来并缓缓带过来显得十分的艰难。

     不过虽然一颠一跛的有些惊险,但奈奈子也还是成功的渡过了。这也恰恰证明了这种程度要让菊草叶这种体型的小精灵带自己过去还保持平衡是几乎不可能的了。

     当然,这些都不是问题。因为奈奈子过去的那一瞬间,真维的目的就已经达成了。

     真维纵身一跃,一把抓;住了那个绳索,向前一荡,向后一晃,重复三次以后……

     风的声音穿过耳畔,而真维也成功的着陆了。

     “果然是又是这种小伎俩呢。”

     也不知道是在对谁说,真维呢喃着以后笑了笑。

     之前受到了那个教训以后,真维就对喇叭芽塔的平衡很是注意,而他也是才发现了一件事,那就是和自己原本想象的不一样,喇叭芽塔靠近中间脚下的平衡也越不稳定。

     这时候真维才想起来,这个喇叭芽塔是传说用超巨大喇叭芽来做通心柱而闻名的。只不过当时以为通心柱什么的应该是来支撑塔基的才对,但是他回头一想,搞不好是外面的建筑在维持通心柱不倒也有可能。

     于是就有了刚才的那一幕,借着不稳定的倾斜后,将原本应该越过的距离大大的缩减了,当然了,为了避免自己玩脱,他也早就准备好让小妖出来救场就是了。

     “终于过来了,上去吧。”

     说着真维和奈奈子走了上去。

     ……

     …………

     ………………

     虽然真维有时想过会不会从这里上去是个陷阱这样疯狂的想法,但他却完全没有想到,这个喇叭芽塔的最顶层,居然会出现四面通风的状况。

     这让他颇有一种自己是来到了瞭望塔一样的人,而当真维习惯性的观察完四周之后,他也注意到了眼前穿着不知该说是和服还是武道服的少年。毫无疑问,这位就是桔梗市的馆主阿速了。

     “怎么会是你?”

     真维看到了一个眼熟的家伙,而对方显然也认识真维。要说为什么的话,那当然是因为率先发问的不是初来乍到的真维,而是真维曾在关东地方浅红道馆遇到的阿速。

     就在双方不知为何惊讶的对视之时,一道令人感到心灵得以净化的北风狂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