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5页 密室调查的秘密搜查官潜行参上!
    “敦,难以置信你居然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找到了目标并带了回来,但是那个小女孩又是怎么一回事?”

     煌推了推眼镜,语气有些不淡定的说着。

     老实说他原本让敦去干这种技术活,无非是想让他别闲在这里捣乱,尤其是不希望打扰到琉璃队长。原本就对胆大心不细的敦并没有抱什么期望的煌彻底震惊了,简直就像是瞌睡送来了枕头一般。

     不过看到敦手里还抓着另一个女孩纸,他的脸一下就沉了下来。按理说不对啊,就算是为了那个啥的话,年龄也太小了一点,难道说自己一直不爽的队友是变态嚒。

     “哼,只不过是因为这个小女孩和目标在一起,不想惊动其他人才一起绑了回来。看见了没有,行动永远比你那些个什么筹划有用的多。”

     敦当然是没有从煌的眼神里读到什么不好的信息,如果他们有这个默契的话,互相都会有些恶心的吧。不过这一次明显立功了的敦可是志得意满的嘲讽了一下谋划一方的煌。

     不过煌却没有理会他,对于他来说能够如此顺利完成任务就已经是一次大胜利了,没有必要去跟敦怄气而浪费了大好心情。

     “你们抓到任务目标了?”

     这时作为伤员的琉璃似乎听到了动静从房间里走了出来,看了一眼敦和煌又看了看一旁的奈奈子和花子两人,像是为了确认一样问了一句。

     顺带一提的是,此时的花子和奈奈子手脚都被拘束了起来,紧紧闭着眼睛似乎是昏了过去。

     “是的,队长。看来这一次的任务比想象中的顺利很多,剩下的就是等来接送的人……”

     “既然抓到了的话就立即带回总部去吧,不要在这里多加停留。”

     “但是这样的话。”

     剩下的话煌没有再说了下去,因为显然这一点自己的队长大人也是明白的,不过毫无疑问的是她依旧会做同样的选择。

     “不用顾虑我,最好现在就准备运输工具带走。那个女孩纸留下来吧,如果有必要的话我在城里帮你们制造一些骚乱争取时间。绝对……绝对不要再重蹈之前的覆辙。”

     琉璃不出意外斩钉截铁的说了出来,煌也只能在心中暗自叹了一口气。

     “虽然我对队长的决定没有意见,不过还有一些事情得处理一下。”

     这时候敦也站了出来,也不知道是为了帮煌说话还是其他什么的,不过煌倒是少见的投去了感激的目光。

     “还有什么事。”

     “任务目标外的那个小家伙还有一个同伴,应该是一个在这里还算有名的训练家,我也是趁他当街被人挑战吸引了大部分人的注意力之后才把这两个小家伙绑了回来。”

     敦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虽然不是很详细,但是在场的人都大致能想象当时的场面,毕竟他们已经在这个城市待了不少的时间了,该踩的点和可能发生的事情也大致摸清楚了。

     “只是一个训练家的话应该不会影响到什么吧,放着不管也没有什么关系。”

     “确实,以年龄来说那个训练家的强度也极其有限,从外表上看的话也是一个挺懦弱的家伙,身份的话是这个家伙的哥哥。”

     敦指着花子说道,话说到这里,敦相信自己想要表达的东西起码已经有人能够想到了。

     “等等,难道是这样嚒。队长,我反对现在就立即将目标送出城外。”

     “……”

     煌也在一瞬间想了明白,而琉璃只是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似乎是想让他说下去。

     “如果我猜得没错的话,敦的这一次绑架的消息已经被吉花市的君莎知晓了。因为我们之前在若叶镇闹出的事情,各地方的警备力和行动速度都提高了不少。虽然不一定能够战胜我们,但是一旦被发现的话,在运送途中也会给我们带来不少的麻烦。可以的话,我希望在城市里暂时隐匿几天,或者到了晚上确认一下这个城镇的反应再行商议。”

     煌滔滔不绝的讲了起来,这一次的他并不像平常想要卖弄头脑那样的分析,而更像是想把这个理由夸大而阻止琉璃那不理智的行为。

     至于煌推断的理由,大致上也和敦透露的信息不谋而合。谋士当以谋心为上,煌在敦那只言片语里很快就整合出了一个符合逻辑的可能性。

     一个懦弱的人,如果在遇到危险时,可能会选择逃避或者求助他人的帮助,当然如果这个事件令他无法逃避的话,显然后者才是最佳的可能性。而煌也猜得不错,吉花市的君莎警官当然知晓了这些事情,只不过他没有考虑到的是,君莎家族十个孩纸九个热血笨蛋的传闻,所以即使如此君莎警官也只是当做暂时走失而登记而已,绝对没有要调查的想法。

     当然,或许煌也考虑了进去也说不定,只不过以他的性格绝对不会有赌一赌的想法,以稳求胜的他绝对不会选择那种抱有侥幸的策略。

     “比起这个,看来这两个家伙都已经醒过来了。”

     队长琉璃思索了一会,突然意识到了什么,猛地扭头盯了花子和奈奈子两人一会。

     “以为我在诈你们吗?不用装了,在你们听到煌说的话时,呼吸的频率就已经暴露你们了。”

     这一回躺在地上的花子猛地睁开了眼睛,刺眼的强光使她眼睛有些难受,不过她很快又摆出了一副恶狠狠的表情来。

     “我的哥哥可是很强的,他一定会来救我们的。”

     相当自信的一句话,花子也十分坚信着这一件事。

     “挺机智的家伙,难道你没有想过我刚刚的话也可能是诈你的嚒?”

     “什么,你这个卑鄙的家伙!”

     其实刚刚琉璃还真没有乱说,常年在阴影的地方执行任务使她有了非同一般的感知力。不过天真的花子可不这么想,她完全就被对方的迷雾弹给误导了。

     “还有你,猫谷奈奈子。还打算继续装睡下去吗?”

     “你们……到底是什么人?”

     “我想你应该很清楚的吧。”

     琉璃说着还刻意的挺了挺胸,当然不是为了炫耀身材什么的,而是想使那制服上的代表火箭队的标志R显得很显眼一些。

     “我……我跟你们一起回去,能不能把花子放了。”

     “你在说什么啊,奈奈子。那可是火箭队,在关东和城都都恶名昭彰的邪恶组织,只要再过一会,救我们的人……”

     “你给我闭嘴。救你们的人不会来了,就算来了也不可能完好无损的回去。最好给我放弃那些天真的想法,乖乖的听我们的话,那样就谁都不会受伤了。”

     敦可不是第一次干这类的事情,很清楚这时候该干些什么,而在这个时候震慑她们的话,效果反而是最好的。

     至于煌则是恰到其分的找了个胶带把花子的嘴给封住,并且掐着她的脖子用恐怖的眼镜射线看向奈奈子。

     看到刚认识的伙伴因为自己而被掐住脖子,心中没有太多的惊恐也失去了发出声音的力气,但是眼里却露出了一丝不可置信的颜色。

     就在气氛变得凝重起来的时候,一个通讯仪响了起来并打破了短暂的宁静……

     “没错,就是我……什么?等等,你们是笨蛋吗?不要通知警方。立刻把那些笨蛋给我抬走,然后找其他人先替代上去。没错,继续这样保持营业,立刻把前往地下室的暗道封锁起来,没有我的命令不要做任何多余的事情。安排人手在后台和厨房进行搜索,发现可疑的人立刻控制起来……”

     接起通讯仪的人是煌,一听到传来的内容立刻让他的大好心情告吹了,连忙发布了一大堆指令后挂掉了通讯,并且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摆出了一副很严肃的表情。

     “队长,看来已经有人发现我们了。虽然不知道是不是君莎那边的人,不过情况可能不大妙。”

     “入侵到了哪里?”

     “暂时不清楚。不过店面前台的人都被人攻击了,目前的情况是昏迷。没有用任何枪械的迹象,就像是在所有人都没有发现的情况下就击倒了他们。我们现在所在的临时据点没有安装监控设备,而且只有单一的通道。现在已经叫外部人员在通道外进行搜索,但是一旦入侵了这里,就不得不面对面的开战了。”

     此时的煌十分的悔恨,一开始只打算把这里当做队长的休养的地方,顺带制定一下策略方针之类的,所以没有对这里进行大面积的改造。结果没想到出了这档子事儿,完全让煌措手不及。

     “入侵者吗?简直和上一次一模一样呢。不过这一次的对手应该会令人很满意吧。队长,就由我出去侦查一下,对手弱得不像样的话就不用你们出马,就由我来负责解决吧。”

     敦一听有敌人,那眼睛简直泛了光。严格上来说他也是个有名的战斗狂,眼见对手上门他却异常的兴奋。

     “否决,我会亲自出去侦查。”

     “队长?!”

     煌叫了出来,原本他也打算让敦去解决这件事,让队长来留守后方,但是没想到队长却强硬的要求出战。

     “目前我们三人之中只有敦的实力最强,那些外部人员完全靠不上。煌也不适合进行对战吧,万一面对多数敌人的时候,也需要你来进行指挥才行。虽然我的伤还没有痊愈,但就算是战不赢,逃脱的几率也十分的大。”

     琉璃这话说得也有板有眼,除了缺乏对人心的研究以外,她已经完全算得上一个有勇有谋的领袖了。老实说要不是之前遭到了一次惨烈的失败,这三个完全说得上精英中的精英绝不会因为这种事情就开始小心翼翼起来。

     或许是被打怕了,连战略上都以会面对规格外的敌人为前提在进行考虑。

     煌和敦都沉默了起来,虽然琉璃说得很有道理,但是两人都有各自的想法,但想要反驳也找不到借口。

     琉璃看他们没有再说什么,就将手臂上的悬挂着的绷带给拆了下来,用力的束了束胸,就在两人的沉默中走了出去……

     ……

     …………

     ………………

     话说另一边,心急如焚的真维已经到了哪里呢?

     “我说……我们这么做真的好吗?”

     晴太蹲着身子在地上缓缓移动,嘴上有些犹豫的轻声向着身前的人弱弱的问了一句。

     “如果你担心君莎警官的问责,那就不要跟着一起过来。想要一起来的话就闭嘴,不要妨碍我的行动。”

     真维冷冷的向身后的晴太回了一句,他可不管这会造成什么后果。反正更大的事情他都做过,袭击几个店员而已有什么好怕的。在这个犯罪成本低廉的世界里,畏首畏尾的话只会被坏人吃得死死的罢了。

     只不过这个晴太会跟上来简直出乎他的预料,要知道自己的奔跑速度那是什么节奏?就算是一边跑一边找人,顺便在旅馆停留了一会会,也不至于这么轻易就被追了上来。

     也正是因为这样,真维才不得不从一冲进去就强力突破改变计划为伪装成客人的样子干趴所有人,当然了……以他的模样也不像是来喝酒的,很快就引起了其他人的疑心,也正是因为这样,真维成功的把前台大部分的警备给吸引了过来,然后毫不留情的干趴在地。

     虽然过程有些许坎坷,但是结果还是相同的。只不过从秘密潜入搜查变成了带上拖油瓶的冒险颇让真维头疼以外,目前还属于正常。当然,如果真的是秘密潜入搜查的话,或许会发生一些有爱的事情也说不定。

     “好……好吧。”

     虽然真维的行动毫无根据,但是晴太还是选择姑且相信了他。

     不过说完全没有根据倒也不是,只不过真维对环境的细节很敏锐,看到那家酒店的时候,就注意到了那里的人有些不对劲的样子,非要说的话,就是眼神吧,明明店里一个客人都没有,但是依旧有个酒保盯着门外擦着那怎么擦也插不干净的玻璃杯子,脸上充满了认真的神情,完全没有那种没有客人而郁闷的模样。

     就连真维走进门,对方也没有很殷勤的说什么。而是打量了一下,随后就有一个店员偷偷跑进了后台,这一切看似一般的东西,在真维眼里都十分的可疑。

     所以说,若非还有着晴太这个不得不让自己保持冷静的理由在,或许真维真的会凭着直觉就端了这个酒店。

     “呐,我刚刚好像听到上面发出了什么声音,该不会是有人发现了外面的事情吧。”

     就在真维还在调整情绪,专心潜入作业的时候,晴太又疑神疑鬼的用着担忧的语气问道。

     不过这一下倒是让真维清醒了过来,同时也抬头看了一眼。

     虽然现在的真维没有佩戴自己的斗篷和帽子,但是其超凡的感知力依旧让他能够在糟糕的环境里如鱼得水。

     也正因为如此,他不得不承认晴太的猜测有几分的可能。因为他明显感觉得到上面的光线变暗了一些。

     虽说这里是暗道,但并没有想象得那么暗。但是或许是为了气氛吧,还是其他什么的,这里的光源都偏冷,所以即使有些亮度,但也极其有限。

     想到这里真维大致猜到了什么,想必是自己的存在已经被发现了吧。

     如果是君莎警官的话,应该会下来追捕犯罪者才对。而既然封闭了通道,那么显然就是内部的人干的了,排除掉哪位逗比店员无视了前台的惨状特地来关上了暗道的大门的话,那么唯一的可能就是,在暗道深处的火箭队有信心把自己一举歼灭。

     这样一来对方是敌人的可能性更加的高了,这也让真维不禁的兴奋了起来。

     “嗯?”

     “怎、怎么了?”

     察觉到前面的真维突然停了下来,晴太下意识的就问了一句,但他只听到前面传来了一丝沉思的声音,随后突然被真维拉起了手。

     “跟我一起往前冲,什么都别管,注意脚下!”

     “等等等,先告诉我是什么情况啊!”

     但是真维哪有空跟晴太废话,直接就脚底抹油一路狂奔了下去。

     “飞叶快刀!”

     就在冲到最底部的前一秒,真维放出了菊草叶,并且让它第一时间朝里面的发动了技能。

     至于晴太完全搞不清楚怎么一回事,只知道当自己睁开眼时眼前已经多了一个人。

     “你先走,这里交给我来解决。”

     真维什么话也没多说,就推了晴太一把要让他冲。

     而这时真维也终于确认了自己的想法,其实刚刚在暗道里真维就感觉到了一丝奇怪的感觉,好像是惊动了什么东西,最后凭着印象他想到了蛛丝,自己见过的火箭队中最有可能使用的能力。

     于是他第一时间就联想到了那个女人,那么毫无疑问再拖拖拉拉下去只会给下面的情况多添一分危险,与其这样不如强势突破,出奇制胜打破对方的布置。

     虽然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但他居然真的见到那个被自己打得频死的女人安然无恙……好像也不算安然无恙的站在自己的面前时候,心中依旧有些触动。

     他知道她很强,明显不可能让杂鱼对付得了,即使她身上似乎挂了彩带了上,但是岂不知反派身上缠绷带,威力更盛一百八啊!

     “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虽然有些泪目,虽然有些不甘愿,虽然有些搞不明白,但是晴太依旧像是搞不清楚的喜剧漫画里的主角一样,将逃跑技术瞬间点到了MAX,然后朝着看起来似乎是里面的方向跑了过去。

     琉璃对于晴太的行动丝毫不为所动,而是将目光锁定了真维,仿佛对方有一丝动弹就要施以雷霆打击之势。

     然而敌不动不代表我不动,真维对此早有准备,老实说为了预防碰到这种情况,他早就事先嘱咐过了菊草叶。

     只见晴太的行动突然停滞了一下,菊草叶就立即反应过来,几片飞叶快刀呼啸而过,只是一瞬晴太又感觉自己的动作流畅了起来,只不过有些没反应过来,蹩脚的跑了进去。

     显然刚刚琉璃的做作行为也是假象,打算先唬住真维,然后暗中命令小精灵抓住其同伴,最好能让对方投鼠忌器,从而逐一击破。

     当然这并没有什么卵用,作为将吃一堑长一智当做小精灵的训练目标的真维,当然对菊草叶进行了这方面的强化。

     而当琉璃注意到这一情况时,真维立马冲上前去,同时几片飞叶快刀也像是掩护自己一般从身后飞射出去。不过还没有击中对方,就从黑暗处突然射出的毒针给击落在地。

     从结果上来说,刚刚的进攻是失败的。真维以自己为诱饵,假装要进行攻击来分散注意力,同时让菊草叶进行攻击,但是没想到对方猎物跑掉也没有丝毫犹豫,小精灵一直悬在空中警戒着。

     当然从战略上看的话,真维依旧是小胜一筹,毕竟人已经成功放进去了,虽然不知道能不能起到什么作用,但是多一一个人多一分力嘛,有时候为了大局下点闲子也是很重要的。当然真维不会承认是嫌晴太可能会妨碍到自己才打发对方走的。

     总而言之,局势又从剑拔弩张变为了警戒式的对峙。

     自己目前不会得到系统太多的帮助,但是天赋能力依旧还在。对方也受了伤,不可能像之前行动力那么迅捷,只要找到合适的突破点的话……

     真维又下意识的开始了思考,虽然表面警戒着,但实际上以他的能力,只要不是对方玩黑科技或者冲上来秀飞刀,就几乎没有战胜自己的可能性。那么现在最重要的就是保存实力进行下一战,然后尽力将对方打倒就是了。

     而琉璃那一方完全不一样,实际上她还是很信任敦的实力,见对方不是君莎的势力就没有太过重视,放过一个的话也无关紧要。但是眼前这一个,她必须要打倒!

     因为从刚刚的行动上看,对方属于领导地位,而且有很强的战术意识,一不小心的话很可能会发生意想不到的结果,而最令她在意的是……

     “你那只小精灵……是从哪里得到的?”

     —————————————————————————————————————

     啊啊,松了一口气啊。虽说放话会很晚,但实际上……还是很晚吶!

     当然这一次是我自己的问题惹,居然一不小心,心血来潮的,久违的码了六千字的单章啊,但是还是很爽啊!这证明我的实力还在啊!(水的实力?大雾)

     首先,按照惯例呢……恭贺书友略略略,咬我啊成为本书第六位学徒,恩,六花都凑齐了,看来七龙珠是不远了(数字强迫症发作ing)话说这名字残念的,我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那么说说题外话吧,挺久没出点活动啥的了。算是意见采访吧——论本书一直如此扑街的原因究竟是为什么呢?!为题,请发在书评区发表意见,言之有理必有经验,惊为天人可加精!

     当然,不要回答说什么……因为更新慢啊啥子的!因为啊,我日更或者加更的时候……也一样在扑街啊QAQ!

     好了,其实也不用太认真撒,我想采集点感想而已,毕竟能够了解大家的想法也很重要嘛,虽然我大概会一如既往的我行我素的强行带节奏吧括弧笑。

     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