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 口 红 酒 加 盟 留 言
* 姓名(必填):

* 手机(必填):

QQ(选填):

留言后24小时内联系!

广州营销总部
电话:400-113-3811
传真:020-37157278
地址:广州市白云区三元里国际都会广场7F
    广州欧可酒业官方微信订阅号,请扫描二维码或输入oukewine

红酒代理 >红酒资讯 > 唐丽(专栏)

最贵葡萄酒品尝记


发表时间:2014/5/20 10:56:06

  近九天的时间里,我的运气可以说是出奇地好,参加了至少五场非常隆重的葡萄酒晚宴。这隆重不仅仅在于来宾的举止,主要指的是晚宴葡萄酒的品质和年份。葡萄酒的年份包括来自传奇年份的1959和1945各三款,以及以陈年潜质著称的1928两款,还有被称为二战时最佳年份的1943两款。如果这些晚宴发生在上个世纪,那么主人们肯定都是英国人。但是现在情况不同了,这几场晚宴中,只有一位东道主来自英国,是我的邻居——他的酒窖实在令人艳羡不已。其他的除了来自香港和中国内地外,最后两场的主人来自希腊。

  希腊主人还成功地说服我去了一趟瑞士,诱饵是保证办一场从1970到1982年份的柏图斯(Pétrus)垂直品尝。这可是闻名遐迩的波尔多(Bordeaux)最昂贵红葡萄酒,有九个年份我没有品尝过,选用的年份正好能够填补这些空白。尴尬的是所选这些年份中的绝大多数都是当时最差的,对于东道主来说非常不好找。他已经找到了不少1982、1985、1990和2000,但是要想找到1970年代初期和末期的那几个欠佳年份可得费一番周折——我估计这些酒可能早就被全球饮家们喝掉了。

  希腊的东道主在晚宴的准备上狠下了功夫:众好友前来光临,来自保加利亚的音乐家们为来宾倾情奉献优美的小夜曲,年轻的捷克大厨大卫•杰立卡(David Jehlicka)准备好了精美的食物——听说他的厨艺在一次私人航游中大放光彩,因此受邀负责此次晚宴的餐食。主人毫不含糊地在露台上以柏图斯的1972和1973年份作为餐前酒,众人必然也是直奔美酒而去,乐享来自波美侯(Pomerol)的世界著名佳酿。这两个年份虽然不算非常出名,但是我还是被1972年份深深打动:尽管酒体略显轻飘,魅力却丝毫未减,令人沉醉。我在黑莓(Blackberry)手机上运指如飞,记录品尝到的每一个细节,却发现输入的内容有些荒唐:“一款柏图斯餐前酒”。柏图斯被称为右岸(right bank)纯美乐(all-Merlot)之星,不过其1973年份酒体更加浓郁和强劲,感觉更像是解百纳为主导的(Cabernet-dominated)基隆河(Gironde)左岸(left bank)风格——实际上我认为这个年份虽然已经不年轻,但还能够继续陈放。说说其他的年份吧:1974年份已经有了氧化的影响,显出疲态;1976年份酒体较轻,非常迷人;1977年份也属于轻酒体,但是有青树叶特征;1978年份平淡无奇,给人印象不深;1979年份则发展有些过头。

  其他的年份则都没有达到顶峰状态,即便是不太受推崇的1980和1981年也如此。这些年份都不乏魅力,但是都比不过最后压轴出场的四大经典年份,与之搭配的是两款羊肉(我非常喜欢慢炖羊肩肉,因此只好放弃了羊排)。最后出场的这四个年份都是东道主以原庄木箱的形式购买的期酒(en primeur),给了我们相当大的震撼。1970和1971年份非常好,而且前者的瓶中发展状况很不错(象这么老的葡萄酒,每一瓶与每一瓶之间都会有非常巨大的差别);1975是另一个柏图斯经典年份,不过距离完美还差那么一点点;我们品尝到的最贵的一款是著名的1982年份,每瓶售价超过4000英镑,不过喝起来有点太年轻,前一晚品尝的与之相邻的花庄(Ch. Lafleur) 同年份的比它更有魅力。

  说到那场活动的前一晚,我们不光享受到了如宝石般的花庄,还有幸品尝了伊甘庄园(Ch d’Yquem),年份是伟大的1928,即便现在品尝仍然非常浓郁。另外我们还尝到了诺瓦庄园国家园(Quinta do Noval, Nacional)1963年份波特酒——这可能是最著名的波特酒,虽然现在喝起来还是很年轻而难以置评,但还是令我无法抑制心中的喜悦。

  有意思的是,苏黛(Sauternes)产区伟大的1928年份我们还品尝到了两款,是在柏图斯活动前的一场举办于巴黎塔耶文(Taillevent)餐厅的周五晚宴,东道主是爱好葡萄酒的中国商人沈栋(Desmond Shum)。享用芝士之后,我们小酌了一口拉夫利•佩拉格庄园(Ch Lafaurie Peyraguey)的1928年份,在体会到它极美妙的奶油焦糖质感和令人惊奇的陈酿潜质之后,感受到的是干爽的收尾。尽管如此,它还是被作为最后王牌的伊甘庄园1955年份所击败。这款经典年份的出品有着更浓郁的味道和油质感,所搭配的菜肴是由百香果和芒果所制作的甜点。最后,该年份的伊甘庄园以全票的成绩当选为当日最佳葡萄酒,所击败的对手包括1928年份武当(Mouton)、1980年份拉塔希(La Tâche)、1959年份白马(Cheval Blanc)、1992年份蜜思尼白葡萄酒(Musigny Blanc)还有唐•贝利侬(Dom Pérignon)1966年份香槟。

  两晚之后的伦敦,我的身体机能已经通过快速的自我调节能力恢复到了最佳状态,以便迎接另一轮葡萄酒盛宴。此次的东道主是慷慨的庞建贻(Paulo Pong),此君在香港成功地缔造了餐饮和葡萄酒专卖店的帝国,其葡萄酒贸易由旗下的大亚洋酒(Altaya Wines)提供强力支持。庞建贻在科舍姆(Corsham)的威尔特郡(Wiltshire)有一座酒窖,此次我又一次成功地以我丈夫的厨艺为条件来换取品尝葡萄酒的机会。一起品尝葡萄酒的还有与我共同编写《世界葡萄酒地图》的休•约翰逊(Hugh Johnson)和葡萄酒大师(MW, Master of Wine)迈克尔•布劳德本特(Michael Broadbent)。迈克尔所著的《年份佳酿》(Vintage Wine)记录了自己一生中所品尝过的伟大葡萄酒,其数量之多令人望尘莫及,其中很大一部分是他在负责佳士得(Christie’s)拍卖行葡萄酒部门时品尝的。

  至于为什么选择了1959和1929年份武当、1945年份爱士图尔(Cos d’Estournel)、1943年份的美讯布里翁高地(La mission Haut-Brion)以及一款标有1893,却装在阿尔萨斯(Alsace)型酒瓶中的波特酒,庞建贻有自己的解释:“我只是照着单子逐个浏览,挑出了已付过关税的酒款而已。”1959年份武当成为了当日之星,由此也引发了当晚客串侍酒师 (sommelier) 的庞建贻的一句名言:“迈克尔,要再来点儿1959年份吗?”

  令人惊奇的是,迷人的1959年份和鹤立鸡群的1943年份在第二天晚上又粉墨登场,地点是我们热爱葡萄酒的邻居家。为了向史蒂芬•弗莱(Stephen Fry)和美国作家杰•麦克内尔尼(Jay McInerney)及其夫人安•哈斯特(Anne Hearst)尽地主之谊,主人准备了一场布里翁高地(Haut-Brion)极品盛宴:开场的1982年份白葡萄酒确实令人失望,但随后的红葡萄酒力挽狂澜,1964、1962和1959几乎完美无缺,尤其是1959。令我惊讶的是,1945年份尽管仍然显得太年轻,却远远好于几天后我在瑞士品尝到的同年份拉菲(Lafite)。

  为这种等级的葡萄酒打分并提供最佳饮用期是一件傻事,但我还是忍不住给予它们20分的满分评价。在九天的时间里,我给十八款葡萄酒打出了至少19分的高分。我实在是太宠爱它们了。



本文链接:http://www.ok9m.cn/ok9m/Newshow.asp?id=1506


  上一篇:红酒会导致牙齿变黑吗?

  下一篇:欧可酩酒喜庆浪漫系列之一



最新阅读:
   推荐阅读:

版权所有 ©欧可商贸版权所有 4001133811
传真:020-37157278 ICP备案号:粤ICP备14051337号-2 网站视觉设计:欧可设计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