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4页 同样的招式对训练家是没有用的!
    最终君莎还是舍弃了疑惑,先一步离开了这里。

     这不由让真维松了一口气,原本以为救三个小精灵应该没有那么难才是,没想到这火箭队一个比一个能躲。同时遇到的话虽说也不怕什么,但是对方如果分散开来做一些小动作的话就麻烦了许多。

     所以,深思熟虑之后,真维还是选择了比较稳妥的逐一击破。不过想起来容易,做起来也难,之前已经遭遇了其中两位火箭队了,一般情况下他们不怎么可能再作死的单一行动,而是想办法集中在一起进攻才对吧。

     不过也不知道是不是老天都刻意在帮自己,居然跟着菊草叶还真的就找到了一只落单的羔羊。好吧,虽然这看上去这一点也不弱的样子。

     总而言之,暴露太多自己的能力会显得很麻烦,所以还是先把其他人支开比较好。真维倒也不是没有想过君莎的威胁,只不过自己本来就人手不足,想要一边进攻一边保证小精灵的安全实在有些麻烦,而且说不准火箭队会丧心病狂的跟自己鱼死网破。真维可不会怀疑有这种可能性,不过他也不会想到对方早已准备和自己鱼死网破了。

     所以真维抓住了一个比较关键的时间点出现,在那之前顺便为之后的对战做了些准备。随后在君莎危机的时刻救了一把,顺手说了句老套的台词,似乎就忽悠过去了。没错,现在的真维自认为自己的形象应该是对方眼中那种‘虽然不知道是谁,但应该是自己人。’这样的神秘人物。

     麻烦的人物都已经搞走了,至于之后会有什么表现也无所谓了。不过能和火箭队抗争那么段时间,总不至于在这种时候还玩不过已经被自己打残了的家伙吧。当然还有个眼镜男,不过一般这种角色都是弱鸡,所以没关系!

     真维将视线又放回了眼前,此时的他仍旧一副敌不动我不动的架势。

     至于琉璃的话,她这时却是格外的紧张,忍不住的屏住了呼吸,难以言喻的压抑感笼罩在她心头。

     “阿利多斯,使出黏黏网!”

     最终还是琉璃沉不住气,率先让阿利多斯使出了黏黏网。不过她也没有因此闲下来,而是飞快的向后跳了几步,同时还朝真维丢出了袖中的两只匕首。

     “飞叶快刀!”

     真维丝毫不为所动,对方的想法他大概也能猜到了,封住自己行动的话,确实能使对方可发挥的空间大上不少。不过这一次她的算盘还是打错了,因为真维可是连菊草叶都一起带了过来。

     锐利的飞叶快刀划过黏黏网,但并没有干脆利落的将黏黏网切个粉碎,反而被黏黏网给粘住了,不过也因此没有被黏黏网套了过来。

     突然从真维背后窜出来的菊草叶虽然让琉璃有些意外,但她并没有失去冷静,而是做出一副掉头就准备跑的架势却又一转身丢出了一把匕首来,与此同时阿利多斯仿佛和自己的主人互动了起来,立马跳到另一边使出了毒液攻击。

     如果只是真维一个人的话,当然不会在意这些攻击,不过他身旁还有一只菊草叶,所以他下意识的就把菊草叶给拉了起来。

     “喔,之前不是不会顾虑菊草叶的死活的嚒,现在为什么又把它随身带了过来呢?骗子先生。”

     琉璃一边说着话,一边绕着边缘疾走着,似乎是不希望让敌人锁定自己的位置。与此同时还一边挑衅了起来,试图转移真维的注意力。

     不过真维并没有鸟她,实际上他忽然发现以自己的速度和反应,或许没有办法追得上对方,当然用意念冲击的话应该还是可以打中的,不过对方明显知道怎么干扰自己发招,这下就显得有些麻烦了。

     实际上真维所说的追不上并非指的是能力上的问题,更多的是技巧的限制,从琉璃的一次疾走中,至少变换出了六次常人所不能做出的动作,而且最不济的情况下也不排除躲进一些狭小的地方,真维可不认为自己能靠爬来爬赢对方。

     所以真维在等,等一个决一胜负的时机。他认为这个时机并不远,只要再努力一下的话。

     “嘁,不想说话也不打算自我介绍吗?”

     “我可不认为我有向敌人自我介绍的必要。”

     这一次真维突然回应了一次琉璃,不过他也在这个时候用手在空气中空挥了一下,他脚边的菊草叶立刻发起了奇袭。

     不过对方似乎早有防备,一旁仿佛变成石雕一样一动不动的阿利多斯立即使出了飞弹针,将菊草叶的飞叶快刀给截了下来。

     “能够回应的话,证明你也是可以交流的人对吧。”

     琉璃又说出了这样的话,或许是为了确认吧,不过自己也没有什么底气的样子。当然真维并没有理会她,而是继续重复让菊草叶使用飞叶快刀,就像是打算单用这一招来打倒对方一样。

     “那么我就直说了……我们之间应该没有什么化解不开的仇怨才是,不如暂时停战如何?”

     琉璃轻易的闪过了攻击,而这时阿利多斯也想她靠拢过去。不过她说出的话倒是让真维有些意外,这是打算投降的意思吗?

     “不想说什么吗?你刚刚虽然救了那个君莎,但你们应该不算一伙的吧。而此时正和你一起战斗的菊草叶就是证据,我们的敌人只有君莎一个而已,如果你愿意的话……我们火箭队可以立即离开若叶镇。”

     这是什么?投降的信号吗?

     老实说真维有些意动了,毕竟他本来就只是想着把火箭队驱逐出去后安心找东西的,不过如果对方逃走的话,君莎也会跟上去追,到时候自己也有着足够的时间了才是。与其一个个去找出来干掉,还不如这样轻松快捷些。至于报复?开玩笑,自己还怕那一点报复吗?

     而且对方的话中也有着一丝引导的意味,让真维差一点点就下意识的回复了。明明说出了自己一方会怎么做,却没有提出对自己的要求,显然意思是想表达自己不想再打的意愿。但是刻意的不将如何处置这三只小精灵一起说出来,估计是想勾起自己的回复的欲望,不过一旦说出来就等同于暴露了自己的真实想法,到时候或许会被反戈一击也说不定。所以经过一番深思熟虑后,真维还是打算假正经的装一把深沉。

     “我可以做主交出空木研究所的那三只小精灵,随后立刻离开这里。只要你点头,我们立刻撤退!”

     见没有效果,琉璃赶紧抛出了下一句话。老实说她这一番投降举动也并非不是出于真心,短暂的交手之间已经令她分外疲惫,对方简直丝毫破绽都不给。无论是偷袭还是强攻都基本无效,而且为了防备对方突然袭击还得不断的进行高消耗的运动,简直是得不偿失。与其这样耗下去,而且还是没有什么成功希望的耗下去,倒不如干脆求得一次逃脱的机会,也比这样坐以待毙来得强。

     这一次琉璃说完以后,真维立刻就回复了。

     “既然都这么说了的话,倒也不是不可以考虑一下。”

     不徐不慢的说出这句话后,真维还想在静观其变一下,另一方面则是想看看对方的真实意图是什么。

     不过对面的琉璃一听可是不由大喜过望,这不怕考虑啊,考虑就代表着对方犹豫了,那么就还可以谈,这样的话……刚刚这样想着,琉璃浑身一激灵,立刻又动了起来。

     无他,正是因为真维又动了。这一次依旧是菊草叶的飞叶快刀,不过这一次不一样的是,真维终于加入了战场,他用着超乎常人的脚力向琉璃冲锋而去。

     琉璃本来刚刚放松了那么一下,没想到反而自己却露出了破绽,让对方有机可乘。不过这也说明了她的谈判经验不足,不然也不会对于真维说翻脸就翻脸的行为感到这么惊讶。

     “阿利多斯!”

     “虽然你的条件很诱人,但是我完全没有必要接受。”

     仿佛是为了吸引琉璃注意力一般,真维一边说着一边冲了过去。

     而琉璃也没有傻呆呆站着,而是立刻甩出了不知道从哪里掏出来的匕首。与此同时阿利多斯也立刻跳了过来,向着真维就是一个十字毒药。

     但是这一次真维可是做足了准备,诚然自己遭到攻击时那些雾气会妨碍到自己,但是这并不代表就无法进行攻击了。

     只见阿利多斯冲上来的一瞬间,真维立刻解除了如影随形的状态,而下一刻他的身体也暴露在了阿利多斯的攻击下。而雾气散开的同时小妖立刻现了形,朝着冲过来的阿利多斯就是瞬发一枚影子球砸了过去。

     而真维仿佛一点也不在意眼前的变化,径直的就朝着琉璃冲了过去。

     在终于成功近身的那一刻,真维朝着琉璃就是一拳打了过去。

     可不要小看这朴实无华的一拳,要知道经过了系统的强化后,真维可是拥有着超出一般人想象的力量,这一拳打下去,完全有可能直接将人一击毙命。

     风动又止,这一切就在一刹那结束了。

     最终琉璃躲过了真维绝杀的一拳,但是同时也付出了一只手臂的下场,殷红的血液流了下来,滴落在了地上,显得格外夺目。

     看到这个结果真维并没有过于失望,实际上他的目标已经成功了大半了。

     从一开始不亲自攻击,一方面是为了迷惑对手,另一方面则是担心对方就这么跑了,那事情又麻烦了。所以他需要一个让对方无法逃脱的方法,他在等待着,只要能够成功造成伤害,那么第一个麻烦就解决了。

     实际上听起来很简单,但是做起来还是很令人难以置信的。首先需要拥有着即使面对小精灵带着杀意的攻击还敢冲上前去的勇气,还需要和小精灵有极高程度的信任和配合,仅仅这两点就足以难倒无数人。

     不过这对于真维来说,完全不用担心。毕竟技能对自己无效,利用战略武装模式能够与小妖进行心灵对话,可以说这一次的突袭完全是依靠了开挂打过来的。

     先暂时放着受了伤的琉璃不管,真维则是看了一眼倒在一边的阿利多斯。此时的它已经重新爬了起来,按理来说小妖的攻击加上属性克制完全足以秒杀对方,不过由于是以击退为主,所以并没有蓄能多久,所以威力并不算强。

     “阿、阿利多斯!”

     似乎是疼痛让琉璃说话也有些不利索了,呼唤着自己的小精灵赶紧来救自己。

     阿利多斯倒是很忠实的朝着自己的主人冲了过去,不过还没跑多远,忽然阿利多斯就倒了下来。

     而琉璃也是一惊,刚刚还好好的,咋说倒就倒了呢。

     “这、这个难道是猛毒状态?这……这不可能!”

     “看来终于生效了呢,为了等这个浪费了不少时间。怎么了?你不是要当超越常识的人吗?看来这个专门针对毒系小精灵的毒让你很惊讶啊!”

     没有错,这正是真维一直等待着的时机。从一开始真维就在菊草叶的叶子上抹上了磷粉状的毒,为的就是让对方在发动攻击失败的一刹那进行突袭。只不过这一次的时机来得比较早,反而倒是变得次要的了。

     不过琉璃听到是真维用毒放倒了阿利多斯当真是惊了,她当然不会想到真维自己会有这种东西。实际上就连真维也是偶然才想起自己一直带着从浅红道馆的杏子小姐那里讨要了半天才获得的毒,不过似乎是只能针对毒系小精灵,反而对人体无害的样子,也因此一度让真维视作了鸡肋。

     “是嚒,原来是这样嚒。看来是我输了,不过这样真的好吗?”

     “什么?”

     本来真维是打算速战速决了,不过那一边的琉璃似乎精神状态不大正常,大概是受了不小的打击吧。但是在这种时候突然又露出了奇怪的笑意,远远看着还有些凄厉。这让真维不由产生对方是不是还有后手的想法。

     “怎么样都无所谓了,不过这里马上也要化作灰烬了。在和你对战的时间里,这个处理厂的爆炸装置已经准备咳……咳咳,趁现在逃或许还来得及,不过其他两只小精灵,还有那个君莎就要死在这里了噗……咔哈哈……”

     也许是刚刚避开真维攻击的同时,琉璃的肺部也受了一些伤害,血液不由分说的就从她的口中吐了出来,显得格外的渗人。

     爆炸?卧槽,那群家伙居然真的干得出来。

     真维此时可算是炸了毛,用热锅上的蚂蚁来形容此时的心情绝不为过。自己可是来驱逐这些火箭队的啊,万一他们把这里炸了,自己上哪找那些不明的药物啊。

     说着真维立刻转身扛起了菊草叶,结果一回头却发现琉璃和阿利多斯都消失不见了,地上只剩下了一滩血迹。

     不过真维却不管那么多,立即冲了下去。

     上层和第一层他都经过探索,下层的话虽然有些房间,但并没有特别重要的地方。那么最有可能的仍然是下层那些自己没有探索过的地方。真维这样想着,不由分说的就朝着下层冲了过去。

     他不知道这个情报到底是真是假,他只知道自己不能赌,也不该拿伙伴的命去赌!

     他很自责,如果更早一步将火箭队解决掉的话,或许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了。

     他只能奔跑,他不知道爆炸会不会危及到自己,他只知道现在赶过去,或许还来得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