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2页 深沉的决意与即将要面临的危机!
    “醒……醒了。”

     即便是略显苍老的声音也无法掩盖那惊喜而激动,刺鼻得令人恶心的味道仿佛渗入到五脏六腑。

     我是谁?我……是在哪里?

     “奈奈子……奈奈子,该起床了。”

     好熟悉的声音,虽然不是记忆中的那个,但是……好安心。

     ……

     …………

     ………………

     “呜咪……真、真酱!”

     奈奈子终于看清了眼前的人,那是重新穿回了斗篷的真维。

     “从昨天下午就一直睡到早上,赶紧吃早饭吧。”

     说着真维就把放在桌上的餐盘递给了还有些模糊的奈奈子。

     “唔,等等……这里不是……”

     “没错,这里是我们在吉花市租住的旅馆,米洛和我的房间就在隔壁。”

     真维似乎对奈奈子的惊讶早有预料,只是微笑的说道没有解释什么。

     站起身来掀开了窗帘,俯视了一眼冷清的街道,完全没有昨天那么繁华的模样,即便是熊孩纸也乖乖的待在了家里。

     至于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当然是来自各地的君莎展开的大搜捕造成的,一时间人人自危。

     又因为昨天闹出了那么大动静,吓得连商店都没敢开门,甚至连旅店也逐渐人去楼空,至少真维昨夜已经见到四五人成群结队的连夜离开吉花市了。

     当然,真维会留在吉花市必然是有理由的。

     俗话说得好,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在这种君莎大暴走的城市里,就算真的有火箭队的残党也会稍有收敛吧。

     至于为什么会对晴太说要立刻离开吉花市,这就又是一个迷雾弹了。要知道这次的事件可谓是让晴太出了次风头,尤其是打败了火箭队俨然让他成为了少年英雄。

     那么试想一下,如果还有其他火箭队知道奈奈子的消息,最容易找到线索的在什么地方呢……毫无疑问就是可怜的专业背锅晴太君。

     一方面晴太已经在早上离开了吉花市,成功的吸引了可能追来的火力。另一方面嘛,反正就算火箭队真能从晴太那里获得什么情报,那也是错的。

     反而是看起来最混乱的吉花市最安全,顺便再改头换面一下,隔几天再离开,简直不要再机智啊。

     “真酱……我想要去见奈奈子的爷爷。”

     就在这时,一直默不作声的奈奈子,突然严肃而又认真的看着真维。

     “所以要去找火箭队?”

     看到奈奈子的表情,真维也正色起来,虽然他隐隐有些察觉了。

     “嗯……那个人说,是爷爷让他们这么做的。但是奈奈子不相信,所以我想要听到爷爷的解释。”

     经历了这件事后,奈奈子又变得像真维最开始见到的那样,怪异的成熟和难以接近的态度。

     仿佛之前那个可爱的奈奈子只是一个幻影,一个错觉罢了。但真维知道那不是,只不过因为某种原因,奈奈子的思维一直处于一种不正常的状态,这也是真维一直想要解决的。

     “即使你不这么说,我也会陪你一起去的。”

     “不,奈奈子不是这个意思。”

     奈奈子突然神色慌乱的解释道,似乎不想让真维误解什么。

     “就算没有遇上你,我也迟早会去找火箭队的。你需要做的就是吃好喝好,在我把你带到你爷爷面前之前好好听话就够了。”

     那一瞬间,奈奈子看到了与往常不一样的真维。那是坚定而又一反常态的霸道,但即便这样也没有令人感到不安心,反而想要就此放弃思考般的依赖。

     “奈奈子知道了。”

     见奈奈子应下,真维微不可查的点了点头。与他想象的差不多,现在情绪不稳定的奈奈子用这样的效果反而会更好,起码可以省下不少事情了。

     不过……火箭队嚒?

     真维再一次回想起了第一次与坂木对战,那未能决出的胜负。

     如果那时候,不是作为真维,而是V的话,能否战胜他呢?

     真维很想知道,也很想尝试,仿佛已经下定了决心。

     仅剩的一年里,就让我和你们好好玩玩吧,火箭队以及……坂木!

     ……

     …………

     ………………

     “你说什么!火箭队逃走了?”

     君莎一拍桌子站了起来,听到自己的同僚带来的消息,震惊不已的她忍不住咬了咬嘴唇。

     “逃走的只有那两个重伤的火箭队,其余的全部都没有出事。”

     另外一个君莎口中重伤的火箭队,毫无疑问就是琉璃和敦了。

     “可恶,抓到那些外围成员的火箭队又有什么用?等等,对方是怎么逃走的?”

     “收缴的小精灵失踪了一些,应该是利用小精灵逃出去了,明明受了那么多刀伤。”

     那位君莎也头疼了起来,最近已经加班加点大扫荡了,但是还是未曾想出了这档子事。

     “不好,既然他们能逃走,就证明城里肯定还有其他火箭队,赶紧封锁城市。不……不对,那个叫晴太的训练家在哪里?”

     君莎突然意识到了什么,赶忙问道。

     “早上刚刚离开吉花市。”

     “快……快点让人追上他。等等,你刚刚说的刀伤是什么?小精灵造成的吗?”

     在这里的君莎是比较晚来的,所以没有来得及参与现场勘测,而是在负责处理指挥系统的人员。

     “嗯,当时有一个重伤的火箭队被飞叶快刀挂在了墙上,身上还有不少伤痕。另一个场地也发现了零碎的叶子。”

     听到同事这么说,君莎立刻坐了下去,对着电脑操作了几下后。

     “我们……可能被骗了。这个叫做晴太的训练家,根本没有持有任何能使出飞叶快刀的小精灵,搞不好事情和我们调查的完全不一样。如果是那样的话,现在再追就已经来不及了,立刻通知其他城市的君莎,通缉逃脱的火箭队员……以及那个叫晴太的训练家。”

     想到这里君莎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了,如果那个晴太和火箭队有什么联系的话,现在火箭队逃脱就证明晴太已经安全或者说完成任务了。假设没有的话,肯定还有其他隐情。为今之计只能先听天命尽人事了。

     看到君莎消沉的模样,前来报告的君莎也有些感同身受,随即开始干事了。

     就这样,可怜的晴太就这样被各大城市给通缉了,而他本人却毫不知情。

     不过就算是真维,也绝对料想不到只是来清场的君莎警官,会一反平日天然呆的状态,立即做出了看似正确又十分可笑的决断。

     当然,这些已经和真维没多大的关系了。

     ……

     …………

     ………………

     “我这是在哪里?”

     煌醒过来了,却发现自己在一个漆黑的屋子里,下意识的就开口说道,脑子开始整理凌乱的思绪。

     “喔——我们的大军师终于醒了啊,受了这么重的伤还真是辛苦了啊。”

     这话当然不是关心的意味,因为说出这话的人是敦,所以语气中净是些嘲讽。

     “是敦嚒?看来我还活着啊!”

     想到这里煌不知不觉安心了一点,即便是平日感觉挺讨厌的敦也变得可爱了那么一点,当然只是一点,一点而已。

     “比起想那种东西,你更应该说一下为什么变成这样都任务失败吧。”

     敦的语气很不满,至少在他看来,自己都那么拼了,煌还没成功。还好没有死成,不然做鬼也无法安息。

     “唔……咳,如果你再多撑一会的话,我就已经成功了。”

     听到这话之前那点可爱的感觉也荡然无存,煌猛地的坐起身来,结果全身随之而来的悲鸣令他也大吃了一惊,不过比起这个更可怕的是敦此时的样子,简直距离被抱成木乃伊也只有一线之隔了。

     “够了,现在不是吵架的时候。”

     这时煌才发现,队长琉璃也在这里,只不过她和敦比起来也没有好到哪里去。失血过多的她又因为旧伤复发,只能半躺在床上一动不动才能获得片刻喘息。

     “队长,你……”

     “人来了。”

     煌刚想说什么,琉璃就打断了他。

     而这时,一阵开门声响了起来。

     “不愧是火箭队的精英队员,恢复能力比想象中的要好很多。”

     一个邪魅的女声传了过来,明明还没有出现,但却给人一直看着自己的错觉。

     “你是……萨奇大人?”

     最先开口的是琉璃,显然她应该是认识这个说话的人。

     “萨奇大人?!三兽士为什么会在这里?”

     煌当然不会不认识火箭队的干部,只是很少能得以一见,但传闻都说三兽士的实力能够匹敌天王,所以在组织里的威望极盛,即便是没有见过也肯定是听过的。

     “我为什么会在这里不重要,重要的是你们在做什么?”

     萨奇终于出现在了众人眼前,身穿只有干部才能拥有的制服,那睿智和狡诈的目光显得骇人。

     “我们……我们是在执行组织的任务。”

     想了想煌还是回答了,这估计是准备问责了吧,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啊。

     “所以说……是什么任务?可以跟我好好说说吗?”

     虽然话里很客气,但是语气却十分不善,仿佛很不高兴一般。

     ……

     …………

     片刻之后,煌大致的解释了一下,而敦和琉璃也陆续补充了一些细节。

     “果然是这样么,还真是意想不到啊。不过最近桂博士不知道想要干些什么,你们懂我的意思吗?”

     萨奇这么说以后,煌和琉璃突然一怔,随即就连敦也反应过来了。

     既然作为三兽士的萨奇这么说,那么极有可能是桂博士背叛了组织或者正在做背叛组织的事情,而自己等人被拿来当枪使了。

     “那……那任务……”

     “做,当然要做,而且必须由你们亲自去做。”

     萨奇的话很明显了,不过煌却是在庆幸之余又多了一些隐忧。

     既然要让自己做下去,那么看来是想要追查一些什么,准备等桂博士露出马脚吧。虽然是个苦差事,但是好消息是,不会这么轻易被组织遗弃了。

     毕竟作为精英队员,显然也属于知道得太多了得类型。

     “我明白了。”

     不需要选择也别无选择,煌应了下来。

     “明天组织里的成员会给你们进行治疗。”

     说这话的时候,萨奇看了琉璃一眼,随后琉璃露出了一丝古怪的神色。

     “萨奇大人,请问刚刚报告中碍事的训练家是否应该让组织除掉?”

     煌随即想起了一件重要的是,那就是敢跟自己玩大发的真维。

     “没错,那个家伙对火箭队有挺大的敌意,不仅心思诡诈而且实力也强得离谱。如果不尽早除掉的话,迟早有一天会成为组织的阻碍。”

     这时敦也出声了,对于真维这个训练家他还是认可的,起码自己挨得那拳着实不轻。

     “琉璃呢?”

     “很强。”

     萨奇没有理会敦和煌的话,而是问了一下还躺着的琉璃。而琉璃也不废话,只说出了自己的判断。

     “嗯,你们看一下这张照片。”

     萨奇拿出了一张照片,而上面这张恰巧是真维在石英大会领奖时的照片,当然是没有穿斗篷的啦。

     “没错,就是这个人。虽然和这个打扮不大一样,但是基本都符合。”

     煌属于眼尖的类型,一眼就认出了照片中的人。

     “果然嚒……确实是一个不错的对手呢。”

     “敢问萨奇大人,他究竟是谁?”

     琉璃估计是对真维最迷惑的人了,因为真维给她的感觉着实奇怪。

     “他……一个成为训练家不到一年,击败关东八大道馆和其他道馆并得到天王认可的新人训练家,也是这一届的关东石英大会的优胜者,也是历来最强大的优胜者。更是与我们的首领——坂木老大对战也未曾落败的训练家,不是可以轻易战胜的对手呢。”

     萨奇几句话中,令煌和在场的另外两人也无比的震惊。

     地方大会优胜或许不算什么,但是能与自己的老大对战,即便没有赢但是也没有输,这是何等的妖孽。

     “他不是现在的你们能够对付的,所以接下来会有人与你们一起行动。”

     说着她转过身去,对着门外说道。

     “之后就拜托你了……欧卡!”

     ————————————————————————————————————

     终于写完了,下一章尽量突进到桔梗市。

     其实吧,写了这么多,我就是想把三兽士拖出来而已。

     晚点或者明早我会有个通知,请有空的人稍微看一下。